大中華派的招魂幡

暑熱潮濕的五月,時雨欲下未下,恰似香港懨悶的時局。老舊的大中華思想逐漸變成老一輩遺落的蛹,而新一派的本土意識仍處於蛻殼時期,尚未能全面進佔主流。一年一度的梅雨時節,漸呈僵化的支聯會行禮如儀地籌備著六四燭光晚會,舉著「平反六四」 的招魂幡,想著又要聽到蔡耀昌如喪考妣的哭喪,心情難免更加烏雲密佈。六四燭光晚會搞了二十多年,越搞越變得像宗教儀式 ― 泛民所搞的其他示威遊行又何嘗不是 ― 佔領中環的「愛與和平」聽落像就佈道會宣言。於是支聯會成為戀母戀大中華的宗教組織,甚至在爭取民主上不時顯露其霸道本色 ― 譬如礙於其在生時的威望而大部份人都不敢批評的支聯會創會主席司徒華,現在回望就像是中世紀在神壇上壟斷上帝詮釋權的大主教。

如果說「悼念六四」還有甚麼意義,似乎僅餘的意義就是如每年出席悼念活動受訪的家長所講︰「係最好既公民教育」―對於童稚,或者一些本身政治冷感而想了解的人,「悼念六四」 不失為認識中共極權暴虐的入手題材。不過也就如此而已。對時事稍有關注者,對於六四的取態大都早有定論,也用不著中共來平反,平不平反,亦無改中共反人 類、反民主自由的獨裁本質。大中華主義者既沒有實力推翻中共,最重要是亦無執政意志,於是就只能像怨婦一樣每年發洩一下自己的愛國卻不得眷慕之情,可哀可 嘆。

今年本土派聲音開始壯大,本土派與大中華派在網上就應否出席六四晚會激烈論戰,而一眾晚會搞手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急急嚷出「愛國愛民, 香港精神」,反令爭議更熾。企圖騎劫本土意識,又抹黑本土派呼籲杯葛六四維園燭光晚會同土共五毛合流,又指責本土派只係鍵盤戰士,大中華派們真的急了。強 逼香港人愛一個不屬於自己的國家,強行將悼念的巿民置於自己愛國的論述之下,正是另一種獨裁,也是上一輩大中華主義者跳不出的窠臼。正如你對虔誠的基督徒 說沒有神的話,他會暴跳如雷的。

當然人係靠夢想而活既。話比一班發了夢幾十年的老人家聽原來你咁多年都係痴心錯付,又的確係幾殘酷既。不過班學民思潮班後生仔學班社運老人講「愛國不愛黨」,又未免太過學舌而未得深思熟慮啦。

總之「悼念六四」各有各做,自問六四情絲未斷唔想比人代表者,帶埋枝香港旗去尖沙咀悼念囉。「悼念六四」可以,不過你唔係諗住好似蔡耀昌咁,想用眼淚哭死中共呀嘛?

fVfijYq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