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教古文

慶幸生於還要背誦古文的年代。回憶當年,背誦範文固然是不甚愉快的經歷,背到頭昏腦脹以至晦氣扔書,時或有之。正如鍛鍊體能一樣,過程中的艱苦總是少不免的。當你能夠隨心所欲表達心中所想,就如自由地支配身上的肌肉時,過去鍛鍊的汗水和疲勞都成為喜悅的泉源。雖然隨著年齒漸長已經忘記不少文章內容,但當中詞藻之優美,對仗之工整,詞彙之豐富,氣勢之磅礡,仍令少年年代的我印象深刻。大中華膠,的確是從優美之古文中煉成的。還記得某年暑假跟媽逛書局,居然還央求著母親把《古文觀止》買下。古文中描繪的中國,確實非常有欺騙性,有種莫名其妙的吸引力。再加上金庸筆下的武俠世界,一個想像中的文化中國就這樣煉成了。能夠成為軟性毒品,當然要至少有成為軟性毒品的魅力 ―Sorry,黨八股和五毛帖絕對沒有這種資格。

以往上堂無聊時,偶爾會像下圖般替古人惡搞,胡亂塗鴉一番。芸芸塗鴉作品中,下圖那個配上立體機動裝置的杜甫,在惡搞作品中確係神作。當你熟讀唐詩,背得十數篇古文,並將之運用自如時,你就可以像《進擊的巨人》的主角一樣,手握對抗巨人的武器了。語言文字不單是溝通的武器,還是對抗媚俗的武器。讀過《六國論》,就懂得鑑古知今,知道香港人今日之亡,就是亡於「弊在賂秦」﹔讀通古文,就懂得陶傑所講的「崇優」,知道何謂文字的品味,自動產生對共產黨八股免疫的抗體﹔懂得何謂「鄉愿德之賊也」,就洞悉港共殖民政府日講夜講的和諧包容,就是鄉愿之極致。艾連和三笠尚且要學習運用立體機動裝置對抗巨人,現實生活中的我們缺少流暢的文字和語言的表達能力,又如何抗衡鋪天蓋地的洗腦和歪理?

tofu

據《太陽報》報導,兩岸三地 港生古文最差勁。調查樣本大小之爭議姑且不論,但香港學生中英水平低落已經係共識,尤以實行DSE學制改革之後為甚。港共以快樂學習為由,以磨滅文化傳承為實,將下一代改造成能對黨八股和五毛文甘之如飴時,他們就成功了。不讀古文的一代,固然少了對文化中國的美好想像,較易免於成為大中華膠﹔但反過來說,缺乏對真善美的鑑賞能力,中共的媚俗文宣和大國崛起論就更易成功。有個心中嚮往的文化中國,雖易被中華情花毒綑綁,然而對照現實,至少仍會發覺文化中國和現實之落差﹔沒了想像的文化中國作抗體,就變成中共說了算 ― 不要以為現今網路發達,響高登出下文,係facebook share吓,就可以輕易對抗中共的洗腦,電視中睇到那位話五四精神是「和諧同包容」的學生,就知道學校作為洗腦媒介的威力仍然巨大,有時真是不得不拜服中共港共的權術。

英治時代,香港的教育官員對於中文仍然有一定的鑑賞能力,不乏慧眼識古文之輩。英國人雖非華人,但對教學語言和文字的選擇仍然顯出其細緻和用心的地方。陳雲《香港城邦論》已提及過,英人刻意以粵語和古雅中文教學並建構港人身份,就是用以隔絕大陸共產主義之傳播,並無心插柳地保全了古典中文的傳統。語言的邊界就是思想的邊界。粵語抑揚頓挫的發音和古雅的用字體現了嶺南對於精緻文化相對較完整的保存。相反,普通話高度重複的四聲音詞,就是歷史中北方遊牧民族對於精緻文化難以掌握故予以簡化的表現,而繼承這種傳承的中國就給人財大氣粗,將歪理說成真理的外在印象。古典中文與其話同普通話是近親,不如話同粵語的關係更加密切。香港將來或自治、或獨立、或歸英,總得有得以自傲的文化傳承。磨滅香港人對古文之認識,恰恰吊詭地加強了普通話和殘體中文的合法性。別忘了就算是黃霑和林夕的填詞,仍然是有相當的古文根底作後盾的。當有高登會員話學習古文是大中華膠的表現時,我想,寫中文字會被視為大中華膠,也是為時不遠的事情了。

3 thoughts on “不教古文

  1. 師兄,既然您在文中提到「弊在賂秦」,我亦寫一句"楚雖三戶,亡秦必楚"
    應用在現今時世,秦係邊方面,楚係邊方面?您知我心意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