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命題

要解決問題,從來都要像醫生一樣,追本溯源,查根究抵,必要時望聞問切,旁敲側擊的功夫都會用上。發出來的病徵只係表象,尋找表象底下的病根才能對症下藥。這等道理,不論職場商場政壇都一樣。

對比今日的資訊發達,民意有多種途徑可以暢達,又有大量先進程式協助分析數據,殖民地時代的香港政府監測民意的工具可謂相當原始。然則,為何九七前的香港政府能俯察民情,順導民意,而今日的港共政府搞個堆填區擴建都搞得焦頭爛額?換著以前的政府,早就在堆填區爆滿十多年前計劃好垃圾的去處,兼且早就推行源頭減廢了,又何待今日只會用「堆填區幾年後爆滿」的恫嚇方式蒙混過關?說穿了,政府的局長高官的職志,無非是任期內儘量多撈點油水,只要我任內不爆鑊就話知你,我死後哪管洪水滔天。

所謂垃圾處理問題只係外發的病徵,香港人支持擴建又好,反對又好,都只不過係對真正的病因掩耳盜鈴。一句到尾,香港的問題,包括港中矛盾的對奶粉、房屋、床位、學位、龕位到各項社會福利資源的爭奪,都可以歸結為人口政策失衡的問題。港共政府的人口政策可以用前任特首曾蔭權爵士的一句話總結︰香港未來人口要增長四成至一千萬,看齊倫敦紐約等金融城巿。至於中間的資源如何配合?統統欠奉。人多好辦事之類的假大空意識,基本上貫穿了六十多年的共和國史。而當中的潛台詞現在大家都明白︰引進海量大陸人溝淡香港人口,好等中共能順利行其殖民統治,引入大量親共人口,就可以理直氣壯搞保證親共黨派永遠勝出的選舉。

港共政府既擔負溝淡香港本土人口的政治任務,所以人口政策,譬如人口的構成,性別,學歷,是否能融入香港社會等等,對港共政府而言是不能說的禁忌 ― 因為目的只有一個,就係儘所有途徑於短期內大幅增加殖民人口數量。但另一方面資源爭奪又導致民怨沸騰,於是只好間中做些假裝順應民意的政治騷,撤回擴建將軍澳堆填區申請如是,限奶令如是,然後大家繼續裝作沒事發生。

laja

當今的代議士,統統只敢在個別政策議題的微枝末節上打轉,敢於直搗黃龍指出問題核心者,議會裡面幾乎一個都無。看著哪吒的絕食騷,我不禁笑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