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城君子劍,通街岳不群

一直以來,公認為金庸小說裡面描寫香港人最貼切的角色是韋小寶。余以為香港人以韋爵爺自況,亦未免太睇得起自己了。

韋小寶性格貪財好色,嘴賤爛賭,鍾意走精面,周旋於數大勢力的夾縫之間,表面睇,同香港人無疑有幾分類似。可惜韋爵爺的智慧義氣,忠肝義膽,香港人卻是一成都學不到。今日香港人面對中共的殖民統治,少數有能力走的,只是在個人層面上試圖思巧計以脫身,走不到大眾卻仍然坐困愁城,坐待滅亡。是要是讓香港人來演韋小寶,不過是落得連多隆都做不好,一個唯唯諾諾臉目模糊,得罪皇帝老子被殺頭的大眾臉角色而已。韋小寶要保全朋友的義氣,他們沒有﹔韋小寶在緊要關頭明辨是非的能力,他們更加欠奉。香港人演得得好韋小寶的角色,早不致於落入今日的田地。

彭督果然有先見之明︰亡香港者,港人也,非中共也。再精確點來講,亡香港者,乃陳冠中、黎智英、何俊仁、劉慧卿、蔡東豪那一代香港人也。(下文以「陳冠中那一代香港人」稱之)

香港的各類問題,從年年七一遊行師老無功到佔領中環民氣渙散,從怪獸家長當道到林老師講句粗口就被網上公審,統統可歸結於「陳冠中那一代香港人」所代表的mindset。這種mindset,就是香港敗亡,而且敗亡得如此迅速的原因。當然,不是所有「陳冠中那一代香港人」都有這種mindset,也有這種mindset的亦不限於他那一代人。

他們那種mindset與其說像韋小寶,在金庸小說中倒有個更貼切的角色,就係大反派岳不群。

ong

(圖為飾岳不群的王偉,余以為咁多版《笑傲江湖》中,王偉最演活呢個角色)

《笑傲江湖》裡面的岳不群,人稱君子劍。做得君子劍,首先看起來當然要落足功夫,至少看起上來裝得像個君子。岳不群的行為舉止落落大方,處處忍讓,你能說他不是好人嗎?很難。陳冠中那一代人,高舉普世價值,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大講包容,愛與和平,一些很虛無但又不能證明為錯的價值。你能說他不是好人嗎?很難。看看《主場新聞》金主蔡東豪,從金融界撈到做觀塘廠佬,又係充滿活力熱愛跑步的陽光中年,一副上財經雜誌成功人士既典範,唔少港女夢寐以求既對象,中產們既代言人,你敢話佢唔係好人嗎?一樣很難。

最能體現岳不群同「陳冠中那一代香港人」相似之處的,在於他們對後輩的態度。岳不群收林平之作弟子,是為了《辟邪劍譜》。君子劍與令孤沖由師徒關係變成反目成仇,也是自看不順令狐沖桀驁不馴的性格而始。讀到此,不妨比較一下「陳冠中那一代香港人」對下一代的態度又是如何?隨便引幾段新聞︰《八九十後欠獨立點搭車都要問》、《港大畢業生驕縱 失僱主心》,又或者看看蔡東豪先生在《國際先驅論壇報》的鴻文。買不起樓,是你們沒本事﹔發點牢騷,是你們不包容。

岳不群和「陳冠中那一代香港人」才懶得管你們下一代呢。對岳不群黎講,沒有甚麼比成為五嶽派掌門,成為一代武林宗師更加重要﹔對於「陳冠中那一代香港人」來講,延續香港的獨特性和文化身份,哪及保全他們的既得利益和樓價繼續升重要。《笑傲江湖》裡的岳不群為練成辟邪劍法,不惜揮刀自宮﹔「陳冠中那一代香港人」為了自己的資產,那怕冒著成為最後一代香港人的風險,仍不惜閹割香港的主體性和抗爭意志,好讓自己安坐大位直至撈盡最後一筆油水。「陳冠中那一代香港人」比岳不群聰明的是,他們早已為自己的子女在外國安頓鋪好後路。

再來就是岳不群那種道德潔癖和對名門正宗的偏執近乎歇斯底里的程度。對岳不群而言,凡不是出身正派者,都是魔教弟子。而五嶽門派份屬同氣連枝,必須統一。「陳冠中那一代香港人」的政治代表 ― 以民主黨為首的泛民,抱持的就是這種意識。所以對他們來講,不是出身名門正派的激進派、本土派,皆是魔教的異端邪說﹔佔領中環要愛與和平,夠膽違抗大會意志同港共勇武抗爭者,搞手要維持正義,會主動向警方舉報﹔林慧思老師仗義執言但講了句粗口,有違和理非非的普世價值,所以《蘋果日報》就可以為斷章取義的報道裝作若無其事,至今仍未為此事出道歉聲明。

「陳冠中那一代香港人」與岳不群的弱點,就是被人揭穿其假面具之時,就會老羞成怒。當然,要裝得像個君子,他們不會大吵大鬧潑婦罵街。他們的高明之處,就是找些外圍的「八十後社運青年」對批評者進行抹黑。所以陳雲這個小孩居然夠膽揭出國王沒有穿衣服,他們就要將其抹黑成法西斯、納粹﹔長毛當年斥責司徒華對政改方案的態度,他們就抓著長毛那句「癌上腦」大肆進行宗教法庭式道德批判。

好了,如今香港滿目瘡痍,滿街都是操兒化腔的撈鬆,遍地是他們的大小二便,這些人還好像安居華山之巔,一番我睇你唔到既態度,反正刮埋最後一筆,帶妻小遠走高飛可也。我死後,那管洪水滔天。

奉勸香港尐後生仔,多睇《笑傲江湖》,多深入研究一下君子劍這號人物,就會明白今日之絕境從何而來,再對照彭督的警世良言,不禁有看透世事,獨愴然而淚下之感。

Advertisements

會用facebook的食人族

《蘋果日報》日前轉載一段由facebook剪輯的影片,題為阿Sir冷靜應對發火女教師。剪輯的片段中只見一名戴著眼鏡的女教師試圖進入警方封鎖線,並怒斥警方無理封鎖行人路,其中夾雜著某些低俗語句和粗口。面書上的好多朋友即刻叻唔切,大讚警方處理手法冷靜專業,批評女教師潑婦罵街,刻薄自私,仲即時周圍share。只見post入面圍插女教師之聲幾近一面倒。眾人執住女教師片中的一個”Fuck”字,如獲至寶,大加撻伐,此事件甚至演變成對女教師進行起底投訴。原來起人底,投訴到去人地學校,搞人地份工,就是你們的正義。

凡是和理非非的香港人,和高皓正的上帝簡直是天作之合︰事事道德判官上身,吓吓都要做正義既守護者,樣樣野察察為明,明明係小學雞但係用家長式口吻教訓人地點做點做,尤其對粗口、讓座同自瀆等問題表現出瘋狂的焦慮。以下內容引自一位面書的朋友︰香港既淪落唔係因為囤地波或者梁振英或者共產黨,而係香港人本身既刻薄同自私自利。原來貪腐、利益衝突和玩弄語言偽術,都不是問題,講粗口和挑戰權威才是問題,小弟還真是受益匪淺。這位仁兄大概認為,九七前的香港人都係唔講粗口同唔會挑戰權威的,所以當日先有咁輝煌既成就。

teacher

成件事的實情是女教師當時路徑旺角行人專用區,眼見法輪功攤位被青年關愛協會(青關會)的成員滋擾,警方不但無執法阻止青關會一干人等騷擾法輪功掛出橫額遮擋法輪功的街站,反而架起封鎖線,阻止巿民進入。女教師和一眾巿民看不過眼,仗義執言,就被人將片段刪剪及歪曲事實,放到網上進行公審。成段片只見剪出黎無頭無尾,只見女教師同警方爭執,看者不知前因後果。幸好小弟記性好,一眼就睇得出係先前長約十零分鐘完整版果位女教師。

青關會滋擾法輪功,我卻沒有見到那些水蛇春咁長的留言。

共產黨及其外圍組織上得高登多,上網技巧進步神速,依家仲學識埋玩起底同網上欺凌,而一眾香港盲毛同直必腸,就叻唔切跟著黨的主旋律起舞,以為自己替天行道。有份指責女教師既人,係咪好應該出黎道歉,承認自己柒到應一應?

從來係香港人同中國人呢種醬缸社會仗義執言,下場只會是淪為愚民的祭品。看著面書長長的留言,我又不期然諗起陶傑散文寫袁崇煥被凌遲時,刑場下那些歡呼雀躍,等著買其肉回家大啖的那批臉目糢糊的大眾們。你們都不過是懂得用電腦的食人族。

Political Leadership

Why do the people need leaders?

Humans need leaders as they are not all the time rational. Leaders emerge to fulfill their emotional needs, the irrational part of being. Leaders help boost their confidence and to overcome fears.

Leaders are expendables

Leaders are expendables. Leaders are consuming their integrity and trust, as to cheat someone; to abandon someone; to gain someone’s affections; to give false hopes to someone, for the purpose to achieve certain objective. Even he succeeds, he often loses many valuable comrades and friends, affections and trust. Like a general, his victory builds on the graves of others.

Every leader is an expendable. Normally in four to ten years, he retires after consuming all his integrity. Some foolish leaders just cannot accept such fact: from the first day as a leader, he is under the state of consuming his integrity and trust.

必也正名

(原載於熱血時報)

人類與強權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 — 米蘭.昆德拉

長期以來,台灣社會對於日本統治台灣的時期的名詞存在極大爭議。一為較中性的「日治」,另一為隱含民族主義立場的「日據」。台灣行政院於7月22日定調所有公文一律使用「日據」,消息指此令是馬英九總統授意。至於教科書的用字則不在此限,但容許出版社自行選擇使用「日治」抑或「日據」。此舉引來台灣獨派反彈,要求教育部長蔣偉寧下台。

最巧妙的洗腦方法,不是令你一眼睇得穿的對著國旗飄揚要流淚呀之類的肉麻表演,而是在譴詞用字上植入某種立場,殺人不見血,洗腦不自知。就以香港人開口埋口早已習以為常的「回歸」為例,本身已是非常成功的洗腦案例。

何謂「回歸」?意即本為某人或某國丟失之物,現在歸還到物主手中。問題就出在這裡︰清廷將香港割讓予英國時,中共這個孽種還不知身在何方,就算做得中共祖師爺的太平天國洪秀全,也是在《南京條約》簽訂後差不多十年才登場呢。算起輩份來,香港算是共產黨的曾祖父輩。香港人口口聲聲叫中共做「阿爺」而臉無愧色,你地親生阿爺都被你地激到由棺材跳番出黎啦。香港直到九七年前都非中共之物,中共從未統治過香港寸地,咩叫「回歸」?

handover

(圖片來源: 朗思製作)

再者,中共從來都並非清朝或者中華民國任何一國的繼承國。法統上,中華民國依然存在,並未滅亡,《南京條約》的正本仍在台北的故宮博物院。國際社會在外交上承認中共而不承認在台灣的中華民國,純粹是基於西瓜靠大邊的現實考慮。將香港交予中共,純是出於英國與中共之間的私相授受,基於國際政治的叢林法則作現實考慮的結果。這筆糊塗帳要認真算起來,必令各方大為尷尬。中共為蒙騙港人,只好用上「回歸」一詞,假裝自己是合法繼承人。

正確的講法是「主權移交」。海外媒體報道中共在香港行使主權,一律用Handover,亦即「主權移交」,而是什麼「回歸」。「主權移交」是描述主權由原宗主國英國轉移到中共的客觀描述,並無夾帶著中共黨史觀。香港人,係時候改口啦。

講番台灣。馬英九雖貴為民國總統,內心卻恨不得台灣馬上跟中共統一。最近在國共兩黨的回函上提及九二共識,引用的居然是中共的版本。也難怪馬總統要在公文上「再中國化了」。對比起描述香港主權移交的「回歸」,「日據」一詞可謂有異曲同工之妙。「日據」除了指日本對台灣的軍事佔據外,亦強烈隱含「原本不屬日本,卻由日本以武力手段佔據」的意思,亦暗含對日本統治台灣期間所作一切貢獻的否定。「日據」一詞,和「回歸」一樣,是帶有強烈主觀,代表某種史觀的用語。按照馬英九的邏輯,大概香港的「英治時代」也要改為「英據時代」了。

「原本不屬日本,卻由日本以武力手段佔據」固然可以斟酌。台灣主權從清廷移交日本,當然是由於清朝在甲午戰爭中的軍事失敗,但割讓台灣的《馬關條約》與《南京條約》一樣,同屬國際條約,在當時是受國際承認,有合法性,並非單純的軍事佔領。因此「日治」時代是較客觀中性的講法。比較香港的三年零八個月時期,以「香港日佔時期」稱之,亦是正確的描述。因為當時日本是純以軍事手段佔領香港,而期間英日兩國並無國際條約將香港主權移交。

人類與強權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主權移交」變成「回歸」,「日治」變成「日據」,改動者必然是想達到某種目的,想引導你向某個錯誤的方向思考。對抗強權,靠的是多一點的執著,多一分的記憶。字字斟酌,絕不無聊。

你的朋友就是你

依家做官,臉皮夠厚就得。話知你日日鬧爆群眾聲討,好官我自為之。家人的親戚原來是自己的兒子都講得出,果然你的朋友,就是你。

對港奴的急公好義向來不存厚望,即管占吓囤地波會否落台︰

2013年7月24日2時20分

癸巳年己未月辛卯日己丑時          午未空     大暑午將

日干上卯發用為天后亦為財,不為財利,即為女人,合乎囤地波因利益衝突而引起醜聞之象。最抵死係囤地波又拎老婆出黎做擋箭牌,發用一個卯字亦有此象。辛金為日干加於支上,贅婿課,贅婿即係入贅女家,身不由己,事事要靠女人,有事由老婆出黎頂。

至於嗌波叔落台既香港人,你地可以慳番啖氣(所以我一張波叔圖都無share過) ,今次波叔就算表面上落台,之後一樣會番黎撈。斫輪課,金加木上,本主根基動搖,退官失職之象。港共政權根基動搖咗好耐,不過香港人欠缺革命意志,呢種革命將要爆發而未發既現象睇怕仲要繼續落去。課傳回環,三傳在四課之上,代表去而復返,波叔就算表面落台,最後都會鬼鬼崇崇咁返黎。又為不備課,要佢落台既民氣同條件尚未足夠。又三傳天將皆生支神,囤地波有人撐。末傳為日干之墓,似會龜縮一排。

總結黎講,囤地波可能同林奮強一樣,等梁振英叫佢放大假,等件事丟淡之後圖謀再起。

Elements of Political Development – Quality of Political Elites

Lifetime achievement of an individual should be assessed of what he has done in his span of life, not the inheritance from his family or his seniors.

If we wish our citizens can think positively, the leaders of the society should do that first. They should think how to make humans lead better lives. If leaders just think of the ways to extend his power, accumulate more wealth and rule the others, such kind of thinking is in no way positive. In this way, how can they convince their people to think positively?

Officials encourage people to live a poor but simple life and devote their minds to spiritual pursuits, yet they themselves never do the same. What the officials want is a stable society without any changes, so they can consolidate their power.

Transfer of power from one person to another is a prerequisite for a society to evolve. Aristocrats becoming bureaucrats, bureaucrats becoming middle class, middle class becoming capitalists, capitalists becoming intellectuals, intellectuals becoming common people…. and so on. If someone’s power is protected forever, this society simply stagnates.

「真」普選聯盟,你地仲想呃香港人幾耐?

一直以來,筆者對於陳雲在facebook大肆抨擊「真」普選聯盟的佔領中環是與美國中共勾結持半信半疑的態度,認為傾向訴諸陰謀論。不是由於筆者對戴耀廷等人或泛民或美國有甚麼期望﹙畢竟民主黨已有出賣香港人的前科﹚,而是基於未有確實證據前不隨便下判斷的態度。而很不幸地,陳雲教授似乎不幸言中。越來越多的蛛絲馬跡顯示,「真」普選聯盟正準備與北京妥協,接受北京的篩選方案。

先是「真」普選聯盟的三方案。三個方案都設提名委員會,而細節中的魔鬼就藏在這個提名委員會中,無論哪一個方案,都不乎合普及而平等的原則。簡而言之,方案A有兩個途徑成為候選人︰一為提名委員會十分一委員支持,二為地區直選選民2%或以上支持。換言之,即是提名委員可以一人有兩票,而提名委員會的組成與以往分別不大。因此是假普選。

方案B,全港分20區,每區以比例代表制選出20名提名委員。此方案看似是普及而平等,其實是香港巿民的提名權依然被剝奪。又,全港分20區即不過是區議會選舉的擴大版,「真」普選聯盟這種設計顯然是為在區議會選舉有優勢的民主黨度身訂造,確保其可以入閘。《主場新聞》題為「真普聯學者三方案全文」中亦不諱言方案B要取得提名的難度和成本比A更大,即有利民主黨民建聯這些大黨。

方案C,提名委員會由全體區議員和立法會議員組成,有兩個途徑成為候選人︰一為提名委員會十分一委員支持,二為地區直選選民2%或以上支持,與方案A類似。同A一樣,又係有人一人兩票,又係假普選。

總括而言,就係為泛民謀,而不為港人謀。

real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再來是功能組別。「真」普選聯盟7月17日指「基於政治現實,沒有堅持下一屆2016年便取消所有功能組別議席。筆者倒想知道「真」普選聯盟所講的政治現實是那一種政治現實。不如等我幫你地講啦︰政治現實就係中共係點都唔會比普選香港人,而你地同泛民就由2008爭取到2012到2017到2020一路無限loop到2047,到時一國兩制大限已到,你地既爭取就宣佈完成。既然堅持2020年全面落實,亦即爭取2016年取消云云統統都是廢話。「基於政治現實」的話,根本什麼都不用傾。又,整個談判都不過是剛開始,為何未打先退?為何未傾先自閹?為何要一早讓對手知道底線?功能組別之不公不義,違反民主精神眾所周知,「真」普選聯盟在此放軟手腳,難道是因為泛民要靠功能組別苟延殘喘,廢不得?打算拖下拖下拖到2047?

而佔中三子之一的陳健民亦於18日透過《明報》放風指中共或容許泛民入閘作為利誘「真」普選聯盟接受篩選提案的條件。陳健民放得風,代表「真」普選聯盟準備妥協,佔領中環只是口頭恫嚇,現實中將不會發生,以避免讓本土派弄假成真。一言以蔽之,就是黃洋達所言的「鳩做」。陳健民的放風,就是當日李柱銘漏口而出的底線,也是很多以為「民主黨/泛民 = 民主」的人的底線。對於真正了解普選和民主精神的巿民來說,任何不符合國際標準的方案都是不能接受的。符合國際標準的方案是最低的底線。泛民左膠追擊本土派時都不遺餘力地以普世價值作理論武器,而符合國際標準的普選方案,就是普世價值。這次就讓我們來見證泛民左膠如何在光天化日下恬不知恥地違反普世價值吧。當然到時雙輝一葉啦啦隊會逼不及待撲出來大喊這是階段性勝利。反正龍門係任佢搬。

美國領事楊甦棣亦表示,泛民能入閘就證明是真普選,此話恰與陳健民放的風遙相呼應。以楊領事的邏輯,即是話2012年的特首選舉也是「真」普選了。李柱銘的底線,也就是美國的底線。不要忘記美國在2010年是歡迎通過出賣香港人的政改方案。一不做,二不休,我們絕對有理由相信,美國隨時會經「真」普選聯盟之手,再一次出賣香港人。

大道廢,有仁義。智慧出,有大偽。「真」普選聯盟取名為「真」,是此地無銀,是Freduian slip。「終極」普選聯盟的「終極」非「終極」,「真」普選聯盟的「真」亦非「真」。正因為他們心知爭取回來的,不會是合乎國際標準的普選,早在談判之前,投降方案早已決定 – 只要泛民能入閘,他們就心滿意足了,這就是他們要的底線。

投降賣港藍圖已見其骨架,香港人再不厲言疾色反對的話,又會再一次被這批人賣豬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