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察 ― 愛國賊的私人衛隊

(原載於熱血時報)

曾經香港警察,不,正確來說,應該是皇家香港警察,在香港巿民心目中的形象是多麼的英偉。小時候看警匪片看得多,警察的正義形象深入民心。可是一切俱往矣。

香港警察建立威信並非一朝一夕的事,而是經長年累月,團體中每一位個體夙夜匪懈,共同建立出來。英治年代的警隊曾經臭名昭著,只因港督麥理浩厲行廉政,大力整頓警隊質素,才有亞洲最安全城巿的美譽。

今天的香港警察,口裡仍說著政治中立,實際行事已和中國的城管無異。

最近的林老師事件裡面警方的角色定位,非常詭異。整件事就是林慧思老師看不過眼警方在青關會和法輪功的衝突中對青關會的惡行袖手旁觀,向警方提出不滿,反遭警方傲慢和無禮對待。火上心頭之下,林老師說了一句粗言,也是人之常情。整件事卻被別有用心者歪曲事實,斷章取義,將長約八分鐘的影片剪輯,只餘林老師責罵警方的片段,抹黑林老師變成無理取鬧且粗言辱罵警方的負面形象。

只因一句粗言,只因一段歪曲事實的短片,員佐級協會立即煞有介事發聲明譴責林老師。經過網民發掘事件真相始末,搞清來龍去脈之後,網民的態度作了一百八十度轉變,反過來大力支持林老師仗義執言。相反警方不但毫無反省之意,反而輪到更高級的督察協會再度發聲明譴責。觀乎督察協會及員佐級協會之行事,簡直貽笑大方。林老師小民一名,那句粗言在整件事件的過程中亦屬小事一椿,何德何能勞動諸位高大威猛的警務人員大力讉責,殺雞居然用牛刀?何以對一句粗言死咬不放,對於青關會更大的暴力卻輕輕放過?

在這宗事件上,予人威風澟澟具男子漢形象的警察們居然不顧身世,猶如一名深閨怨婦般喋喋不休,實在有失身份。警方為求達到箝制言論的政治目的,竟然連警隊的形象也不顧了。小弟看了警匪片二十多年,看盡黑社會對阿Sir爆粗辱罵者不知凡幾。今天才知道警察面對一介草民的粗口,心靈原來是如此脆弱的。不禁懷疑他們面對黑社會或暴徒時如何自處?這批喋喋不休的警員是否應該接受心理評估,看看他們是否能夠承受工作中面對辱罵的壓力,是否勝任警員職務?

再對照一下另一段影片︰「襲警無罪,沙展46036被打再叫佢食屎」,影片中只見沙展46036被青關會成員以肢體暴力襲擊打中頭部,警方的反應卻與林老師事件迴異︰林老師最多也只是語言暴力,督察協會及員佐級協會立即出聲明譴責; 青關會以肢體威力打傷警員,夠膽出言恐嚇警員,至少都要被控襲警吧?以往示威人士用大聲公在警員旁邊大喊,亦曾襲警罪成,判囚五個月。青關會出手打傷警員,應該判得更重吧?

實情是甚麼都沒有發生。

police

(圖片來源︰https://fbcdn-sphotos-a-a.akamaihd.net/hphotos-ak-frc3/p480x480/970824_10151746780489650_1496509257_n.jpg)

請問被打的警員,你甘心在眾目睽睽下被愛國賊襲擊,被青關會頭目恐嚇,這些人明目張膽挑戰法紀,卻因為他們政治正確,所以敢怒不敢言嗎?

請問警察朋友們,你們有無人可以給我說明一下,你們的執法標準何在?是否只要政治正確,則襲警甚至殺警都可以逍遙法外?

警察朋友們,難道做愛國賊的私人保鑣和政府的鷹犬,是你們當初加入警隊的職志?你們受過那麼多艱苦的學堂訓練,辛辛苦苦背誦字典般厚的法律條文,到頭來就是為這班目不識丁,粗鄙無文的愛國賊當私人衛隊?有無想過供養你們的是香港的納稅人,一眾敢怒不敢言的巿民?

警察朋友們,問問你自己的良心,比較一下上述兩件事你們上司的反應,你認為你們上司做的事情是正義的嗎?

實情是,林老師講一句粗口,付出的卻是遠不相稱的代價 ― 網上的輿論壓力、任職學校校長家長的壓力、丟失飯碗的恐懼、自己和家人遭到起底以至人身安全受威脅。而其實對於法輪功遭打壓,對林老師而言,是事不關己,她大可以不理。如此鋪天蓋地歪曲事實的網絡欺凌,如果說事前毫無預謀,可謂難以置信。

事情發展至今,整理脈絡後成件事的過程就是青關會不忿被仗義巿民勇武驅趕,自行將長約八分鐘片段剪成歪曲事實的片段,經facebook和youtube轉發,由一眾五毛打手負責炒熱議題,並留言抹黑林老師,所以條片短時間就有兩萬個讚。一眾不知就裡的網民就跟風譴責,五毛順水推舟,向林老師進行起底,並向其任教學校發電郵質問。直到有眼利網民揭露事件原委,才將五毛陰謀敗露。而現實中五毛向學校發動的攻勢已對林老師造成實質名譽傷害,林老師為保教席,無奈之下簽下道歉聲明,至此事件應告一段落。

本來警方在這件事上面理應保持中立,當作一宗普通糾紛處理即可,將滋事者帶返警局查問,無須小題大做。距料警方居然不識大體,員佐級協會急不及待發聲明譴責,甚至在網上輿論態度轉變後仍無視事實和輿情,以為民意可恃,督察協會再發聲明譴責林老師。整件事情,警方的偏頗態度,昭然若揭。曾偉雄還信誓旦旦聲稱警方政治中立,真係當香港人係傻的。

成件事的脈絡,顯然是為設立辱警罪鋪路。警方的威信雖然日漸頹靡,但不少自命中立的人,尤其和理非非,他們只看事情的表象,兼受主流傳媒抹黑示威者的洗腦手法影響,認為警員經常受社運人士侮辱,因此設立辱警罪是有一定巿場。林老師事件中,這批人自己為港共政府和五毛推行辱警罪推波助瀾仍不自知,可謂昩至極。目盲者尚可以手認字,以觀世界﹔心盲者利令智昏,無藥可救。直到某一日衝鋒隊或蓋世太保拍上他們家的門,這批人才會知道發生甚麼事。

陳雲《如何毀滅一隊警察》中的預言,正在逐步地實現。香港警察不善用法律賦予的權利,對社運人士則濫捕輒告,對愛國賊則縱容包庇,以陳雲的講法,這叫「輕賤刑法」。警察的權威既來自刑法的執行,「輕賤刑法」,任由青關會愛港力等組織進行私鬥,甘心放棄執法的負任,警察的權威終將一併失落。

人必自侮,然後人悔之。香港警察,請你們反省一下為何你們形象從以往受巿民愛戴的執法英雄淪落為人皆唾罵的朝廷鷹犬。你們輕賤巿民賦予你的執法權力,你們也終將被巿民所輕賤。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