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救警察,送他一本《城邦論》

在這個警民關係跌至新低點,警民對立的態勢前所未有地高漲的這個時候,仍然不放棄游說大家接受「警察和巿民並非對立關係」大概只會落得惹來兩邊指責,兩面不討好的下場罷?雖然如此,筆者還是略盡一點綿力,嘗試積點修補警民關係的功德。

香 港警察的構成,直到目前為止,依然是以本地人為主。即是說,和你和我所接受的教育,成長的過程,應該沒有甚麼不同。但我又覺得,你走出街或者和任職警察的 朋友休班聚會時談及政府施政,他們總不至於認同梁振英政府的施政,認為佢做足一百分罷?又或者會認為中國的人權狀況好好吧?然則,為何一旦涉及社運和遊行 示威的話題時,彼此思想上如此南轅北轍?警察即使和巿民在平日有不少牙齒印,總不至於去到互相仇視的地步吧?幕末時代薩摩藩殺害過不少長州藩子弟兵,尚且 能攜手合作,推翻幕府,警察和巿民的對立,應深不過薩摩長州罷?筆者固然無坂本龍馬之才,並不妄想這個少少的嘗試可以消弭警民之間的對立,冀能引出智謀之 士,解此困局而已。始終警民對立,得益的還是中共。

royal hk police

筆者都認識不少任職警隊的朋友親戚,就平日之交談和觀察,警察一般有以下幾項特徵︰

一)  警察最大的恐懼,是任何足以威脅其職位的事情。一般警察的心態和其他公務員一樣︰少做少錯,唔做唔錯。同所有打工仔心態一樣,佢地覺得你們這些巿民日日示威遊行,係比野阿Sir做,阻住阿Sir收工。

二)  馬房文化,或者好聽一點,叫團隊精神。警隊是準軍隊式編制,行動出op經常係一team人,所以兄弟同袍意識特別濃厚。所以一個警員受襲,其伙記易有同仇敵愾之反應。警員在警隊裡面仕途是否順遂,揀啱馬房跟啱條線係非常重要。

三)  權威不容挑戰。香港警察對法律和權力的態度,基本上就是《孤星淚》裡一開始那個Javert ― 執著權威和秩序,不容質疑(這已經是最理想化的形象了,濫權,出古惑甚至打巿民的,當然是更等而下之了)。另一方面,近年來警察面對不少無理取鬧的巿民,也是事實。

四)  表面上階級觀念好重,但年資比職級有時更重要。但實情是督察級和警員級的招募是分開的,所以經常有新豬(新入職見察督察)剛入職反被下屬點到陀陀令的情況。新豬攪唔掂跟佢既士沙,基本上可以唔使撈。所以何解那位撐林老師的幫辦,佢team人夠膽越級告狀告到其頂頭上司

五)  警隊內部近年好積極搞一大堆國情班,不過任職警隊的朋友親戚一般對什麼雷鋒呀紅太陽呀都不以為然,多數但求返少日工兼可以遊山玩水飲飲食食而已。

事 實上好多老差骨都深受英治時代的制度恩澤(如一年四十日有薪假期,退休長俸,子女英國留學資助等),固然有唔少冼澤正、劉達強呢類食碗面反碗底之輩,但相 信深明事理,能辨事非者依然不少。這批人退休在即,長俸在望,絕大多數反而比後生一輩更不會好勇鬥狠。甚至有些老差骨對著示威人士揮舞的皇家警察旗,會垂 頭有悔愧之色。

後生一輩任職督察的多是大學生,任職警員的則多數是毅進等非大學課程的畢業生。現今的香港社會,一份工起薪兩萬(警員),又 有宿舍,福利雖比老一輩差一大戳,已算不俗。俗語云︰少年得志大不幸,信焉。少年得志之人,難免趾高氣揚,目中無人,所以口口聲聲指社運人示威者是「廢 青」。指責他人「廢青」,即是自詡為「成功人士」了。目光短淺,莫過於此。網上廣泛流傳的那些「一個警員的心聲」,相信大都出自他們手筆。而警隊本身是一 個封閉系統,內部自我意識甚強,圍威喂文化又甚重,其生活環境又容許他們有不理世事不理政治的餘裕,因此最難搞的,反而是這一批人。

然則如何是好?不得不承認,確實係好難搞,尤其是在警民關係裂痕已深的今天。

首先,如果你的警察朋友不認為現今的香港社會在政治上是出了問題的話,基本上話題是沒辦法繼續下去。若否,則應繼續問他九七前後你覺得有什麼分別?為什麼警隊制度可以存續到今日?

再 深入討論下去,應該及時抓著他的軟肋︰對秩序崩潰的恐懼。告訴他,我們搞這麼多事情,和你們一樣辛苦,而且是沒有酬勞的無償付出。我們只是想守護前人留下 來的秩序,令它不致在中國化和官商勾結下崩潰。你以為你份工三年confirm就一定可以做到退休?照現在中國殖民香港的速度,不出十年操普通話用殘體字 的大陸人比本土香港人更多的時候,你的普通話又不靈光,殘體字又寫得不夠好,點解唔請做大陸人做你份工?到時隨便搵個體格檢查之類的藉口開除你,容乜易? 好啦,當你保得住份工,咁你都總會有仔有女,你又未有錢到供到佢地出國,咁你自問你既仔女夠唔夠班不擇手段既大陸人爭?講到興起,介紹本《城邦論》比佢, 甚至閣下菩薩心腸,出力之餘出埋錢,買埋送埋比佢番屋企睇,又點話。

以上只係筆者好理想化的預設對話,而我預期現實中至少一半以上這類對話最終會落得不歡而散。然而筆者依然很天真很傻,希望能救得一個是一個。

辛 亥革命之前,革命黨用了約二十年作輿論工作,開館辦報,鼓吹革命。結果辛亥革命打響第一槍,就是湖北的新軍。筆者始終相信,筆比劍更鋒利。筆者也始終希 望,和警察就算做不成朋友,至少也彼此同情和理解對方的立場,不要成為對立的敵人,得益的只是共產黨和青關會愛港力。人在江湖當然是身不由己,但上頭叫你 做你可以hea做,叫你拉人你可以拉唔到,係咪?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