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人犯也是鄰舍

梁文道八月九日發表的那篇《仇人也是鄰舍》起題的確是一絕。其絕者,在其題目非常之有前瞻性。單單將梁文道看成是語言偽術家,確實太小覷他了。看來梁文道是Nostradamus式預言大師和John Titor式未來撚的混合體。早在施君龍移居香港的報導出街前兩星期,就已經料到這個香港人的仇人正式成為鄰舍了。也許梁道長曾經焚香沐浴,蓍草占筮後天人感應,得知其事,故此寫下該篇大作,以振聾發聵,好教化一下那班開口埋口本土城邦的頑劣刁民也。

施君龍這個人,夠格做香港人的仇人有餘了。施君龍在入境處放的那把火,是野蠻人對這個文明城巿的首個警號,是侵略者點燃的烽火狼煙。當時香港的主權被移交予中國才不過三年,不少人依然沈浸於政局表面的風平浪靜,覺得「中央大把野煩,邊有咁得閒搞你香港丫」,對中共的人口清洗政策毫無警覺。這把火提醒所有生活在文明禮教下的人們,野蠻的確是可以戰勝文明的,只是我們總是不讀歷史,總是太善忘。此人之行徑,與其所原產國的同胞們的行為可謂一脈相承,相差者乃程度之別。小至插隊爭先,中至隨地出恭,大至殺人放火,都是在表達他們對我們的文明法治,禮樂倫理的鄙夷與不屑。總之,因為香港是中國的,所以他們在這裡大小二便到殺人放火,都是代表國家在香港宣示主權的行為,好好教訓一下香港這班崇洋英奴,揚我天朝國威。

本來殺人放火之罪,案件付諸有司,犯人遭逮受刑,刑滿遣返,犯人與香港社會,早已各行各路,兩不相欠。只怪香港人馴如羊,鈍如豬,兼充斥大量《仇人也是鄰舍》之類與敵人暗通款曲的意見領袖,比著我係中共,當然要試一試你們的底線可以去到幾盡。對手大開中門,自比甘地耶穌,包容大愛,我當然長驅大進,直搗黃龍了。

sze

對於施君龍取得香港居留權一事,入境主任協會主席倪錫水指,「有啲傷痛要放低」,又謂「當事人是經過本港司法制度獲判罪和服刑,已對其錯誤行為付了代價,如今亦是依法申請來港,要尊重機制。」對照先前林慧思事件,倪生的反應是「我哋入境處所有紀律部隊公會一致全力支持警隊兄弟有尊嚴地依法執行職務,當中不應受到辱罵及無理挑釁,更不容受到其他人士及組織的任何威嚇!」殺人可恕,粗口難饒,高見高見。

施君龍當然如倪生所講,接受了應有的懲罰了 ― 成為香港人這個被詛咒的民族的一份子就是最大的懲罰。照目前速度計,香港人滅族的日子大概不遠矣,好快施生好快又可以堂堂正正做番中國人了。

至於那些開口埋口本土城邦的頑劣刁民們,不管你有多討厭施君龍,最後你還是要和他一起共存在這座城市。不管你有多不喜歡殺過人放過火的新移民,他們也還是這個地方的一份子。很不幸地,就算到了香港有了民主普選的那一天,他們也還是你的「同胞」。This is your fate,認了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