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港童

暑假尾聲,開學在即,天下父母心又要操勞莘莘學子的校園生活。港童呢個term,相信大家都耳熟能詳。凡自理能力低,依賴性強,情緒波動不穩,自戀自憐,自命為王子公主的香港孩童,名之為港童。由於香港八九十年代起經濟起飛,衣食豐足,小型核心家庭興起,教育的商品化,造成家長對子女過份呵護備至,以至孩童連最基本的自理求生能力亦都失去。這些原因,連牛頭角順嫂都知,不贅。

港童的孿生物是怪獸家長,兩者是一體兩面,互為因果,雞與蛋孰先孰後,早已混沌難解。港孩和怪獸家長,都是自我中心的產物︰港孩認為世界所有人包括父母老師都是圍著自己轉,怪獸家長則認為校長教師要圍著自己和自己的小孩轉。怪獸家長的前半生,是港男港女,再往上推,就是第一代港童。

kong child

港童現象固多人留意,然而比港童更加禍百端的,叫做「政治港童」現象。港童缺乏自理能力,影響的除自身外,最多只是其父母家長﹔「政治港童」不止影響個人命運和家業,他們終日散佈失敗主義和投降主義,他們的懦弱和犬儒,動搖的是整個香港社會民心。

「政治港童」者,並非指其年齡,而係指其心智。香港大部份的成年人,都是「政治港童」。政治港童者,實非童也。他們橫跨老中青世代,遍佈貧富中產各階層。「政治港童」的年齡或許夠做你阿爺有餘,個人資產報表裡面或者有幾層樓收租,但這些人在政治上的態度,跟孩童毫無分別。孩童不識表達自己,所以肚餓眼瞓就只懂喊,遭人欺凌就只懂抓著媽咪的裙腳。

心智不成熟的人,面對逆境和壓力,第一步想到的,就是逃避退縮。譬如某港童在學校被惡霸欺負後,就賴在家中不肯上學,選擇逃避問題,此其一。若無可奈何之下被逼上學,面對欺凌,則依仗大人的權力,躲在家長或老師身後,由大人出頭,而不是由自己嘗試解決問題,此其二。缺乏個人自理能力,明明成年人一個卻扮細路,裝無知,期望有人出手相助,無人搭理時則自怨自艾,哭哭啼啼,卻不會思考解決問題方法,有方法又無膽無信心去嘗試,任由事情惡化下去,此其三。三項港童特徵,在香港人之中,在所多見。

第一種人佔最多,日嗌夜嗌搵夠錢要移民者是也。有能力移民的,早就在三十年前移了。剩下來那批嗌移民的,不是不知道這個城巿問題的所在,只是認為自己沒有能力沒有膽量也沒有責任去解決。三十年前想移民尚算是合乎邏輯的做法(姑且不論其責任感),現在才想移民則是天真愚昧的想法。三十年前美加英澳,尚算是「Locust-free」之地,乘桴浮海,尚有安居樂業之地。三十年後,環顧世界各地,比你有錢有權的大陸移民多的是。如果你移民是想逃避梁振英,逃避中共政權的壓逼,逃避大陸人改變你的生活方式,普天之下莫非蝗土,你認為自己逃得掉嗎?蝗蟲的觸手,早已利用貪腐而來的財力和移民目的地的法律漏洞,滲透歐美文明世界,無孔不入了。孤身移民海外的你,往往發現原來自己只是沒有逃出五指山的孫悟空。花盡畢生積蓄,走到天涯海角,到頭來依然是避不了,真是情何以堪?

你走了,就正中了中共港共的下懷。他們來的目的,是搶錢搶地(搶女人?)。你走了,香港人的集體力量又少了一分。中共最喜歡的,就是個人力量的零碎化。將鄰里、宗族以至家庭的紐帶拆解,挑起人性深處互相猜疑的魔性,反抗的力量就自我崩解,面對國家機器之下變得微不足道。

怯懦、退縮、逃跑,是稚童的行為,而且註定被人欺凌 ― 不管你居於那個社會。猶太人千年來就是過著東逃西竄,寄人籬下的日子,直到他們建立自己的國家。

第二種人,是終日希望英國能收回香港,或英美出兵幫助香港的人。英國收回香港能夠成立的前題,是香港人真正能做到民族自決,然後再訴諸香港與英國之間的歷史聯繫,尋求奧援。這種人是沒有計劃令這種想法變得可行,而只是像小童遭人欺凌就掹住阿媽衫尾,等大人代為出頭。香港人飽受中共港共政權壓逼,卻不知現實政治之殘酷,以為國際政治等同兒童樂園,掹住英國美國衫尾,就有阿媽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英國人留給港人的制度基建在當時甚至今日的標準來看都非常完備,香港有自己的法制、貨幣、稅制以至金融會計海事航運交通的制度,只差一個普選議會和軍事外交權,香港已是一個相當接近主權獨立的國家。

偏偏香港人不懂惦量自己制度文化的優勢,終日妄自菲薄,引喻失義,一味奢望他人代勞。要人地幫你,最基本要有自己的論述,自己的定位立場,清楚知道要達成甚麼目標,香港要航往何方。自己都唔知自己想點,又如何說服他人落注?唔道以為好似打機咁,按幾個掣,隻航空母艦就識自己駛黎,戰機就自動識飛將敵人炸個粉碎?強如英美,一樣要向自己的國民和議會負責。就算在香港進行代理人戰爭,也只會做有限度的介入。兩國從來都是無寶不落的。

第三種,就係近日才彷彿如夢初醒,問「香港點解會搞成咁?」的人。經常私疑自己跟這些人究竟是不是活在同一個城巿同一個時空,抑或剛從火星抵埗?問得出呢個問題既人,係真唔知定裝無知?對著這些人,你會以為他們是二十年前成為了植物人,直到最近才突然甦醒過來。回應這些人,最好的方法是反問他們︰中英聯合聲明簽訂時你係邊?六四時你係邊?九七時你係邊?甚至近至梁振英上台時你係邊?反國教時你又係邊?香港人曾經有好多機會︰一九八四、一九八九、二零零三到依家,可惜人人就是今歲不戰,明年不征,坐待滅亡。總是認為搵錢返工大過天,總是以為香港人的事可以假手於人。如此又同要菲傭服侍綁鞋帶和洗頭沖涼的港童又有何分別?

以政治尺度而言,香港人仍然係未長大的童蒙。一個心智成熟的成年人,首先具備整全自我意識,有整全的自我意識,方具備獨立的人格,從而發展出對事情的責任感和解決問題的意志和執行力。香港建城接近二百年,對比中共區區六十年,做得太公有餘﹔只是香港人接受英國人太過呵護備至的豢養,至今仍然吸吮著奶嘴。因此香港人在政治上集體表現出來的見解愚昧無知,行事作風天真而情緒化。香港有今日,絕對是大家自找的。

國際政治,就是龍潭虎穴。香港人再扮孩童,成為獅子老虎的點心,是最合理的結局。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