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盡舊城窄巷

港共政權搞「家是香港」運動,找來張學友和陳奕迅唱《同舟之情》。《同舟之情》的副歌裡面,加插了幾句合唱版《獅子山下》,嘗試為已死的獅子山下精神招魂的意圖,明顯不過。任何「精神」都是特定歷史環境之下天時地利人和之下構成的產物,當時代背景早已事過境遷,還試圖為其化上活人之妝,穿上生人衣服,意圖欺騙其他人以為死者還未往生,不過係對舊人舊事的褻瀆之舉,是不尊重歷史,不尊重逝者的表現。尊重歷史,就應該讓《獅子山下》留在屬於它的年代,不要為求達到當下的政治目的而玷污它的美好。

明明社會撕裂是由於港共政權貪腐無能,任由中國地痞無限制地殖民香港,政府就歸咎於香港人不夠包容。明明是社會制度不公不義令民生日益凋敝,連床位學位等港人資源都要讓予中國侵略者,政府就指責香港人競爭力不夠,進取精神不足。由於港共政權欠缺正統性,所以只好向死者埋手,向歷史招魂,以說服香港大眾港共政權是植根在這片土壤。然而,港共政權是外來政權的本質,彰彰明甚。

政府對待古蹟古物的態度,也是同一思維方式操作之下的產物。尤好以「活化」為名,行摧毀歷史和利益輸送之實。原本的舊城窄巷是好地地隱於巿巷之間,默默述說著它的歷史源流,讓住在當地的居民依照其原有的方式過日子,由得該社區自然而然地有機地自我更新,就是最好的保育方式。外國政府為保留舊城區,甚至不惜立法保留舊城建築。偏偏政府秉承專制國家管理主義的遺毒,兼有和地產商坐地分肥的貪婪動機,總以其殘破古舊為藉口,事事要橫加插手,將其「活化」,於是我們見到的,就是一橦橦徒具驅殼而早已魂飛魄散的四不像建築。每次路經徒具形骸早已變成高級西餐廳兼窮人勿進的和昌大押,總難免與傳聞中薄熙來情婦那具人體標本產生聯想。

舊和昌大押活化後的和昌大押

(上圖為舊和昌大押,下圖為「活化」的和昌大押)

港共政權拆盡標誌英治時代,篤眼篤鼻的天星碼頭、皇后碼頭之後,終於又向中西舊城區埋手了。這次是建議在磅巷興建扶手電梯。磅巷位處上環舊城區,附近有不少具歷史特色的建築。磅巷樓梯建於一八七零年,一直保留至今。民建聯的中西區議員早在二零一零年開始部署進行問卷調查和搞聯署,以方便當地居民和長者為由,製造假民意。政府聲稱扶手電梯建成後每日人均人流會達一萬人,而事實上現今磅巷每日人流不過三千。為此而花費二億興建扶手電梯,並不合乎經濟效益。

大力倡議在磅巷興建扶手電梯的民建聯的密底算盤當然不止於此。一旦磅巷興建扶手電梯,整個上環舊城區將成為地產霸權的囊中物,方便地產商趕走老居民,進行毀滅舊社區,將舊城變為假豪宅的一系列操作。民建聯區議員是否在附近擁有大量待收購的物業,一旦磅巷建成扶手電梯便能坐地分肥,則不免惹人懷疑。

pound lane

(磅巷)

 

英國人登陸香港,最先開發的就是中西區。早期移居香港的難民,主要的聚居地就是西營盤,太平山區等地。由於西區遲遲未發展集體運輸系統,原先有機地發展的社區相對保留得較為完整。然而隨著西港島線的興建,地產商在區內大量收樓,大量民生小店被逼遷,改建成懶中產懶有品味的另一個蘇豪區。近幾年西區早已變得面目全非。

政府和地產商這系列以「活化」,「方便區內行動不便巿民」為藉口的摧毀舊城行動,是要剥奪香港人的視覺記憶。人類是視覺的動物,所以殖民色彩濃厚的天星皇后碼頭必須要拆,色彩較淡的和昌大押可以保留,但要將它以「假古蹟」的方式呈現,兼劃為私人公共空間,令香港人與它產生距離感。當港人可賦予意義情感的歷史建築被毀滅殆盡,港共政權就可行其最後一步︰改街名。相比起活生生呈現眼前的建築物和社區,單單一個街道名稱是疏離的,孤立的。除非是歷史迷,否則大都不會花心思去探究其歷史意義命名由來。

拆盡舊城窄巷,就是港共政權的政治任務之一。

於是每次電視播出那首《同舟之情》,都不禁跟旋律唱︰「鄰里生活同埋葬 無了家亦無邦 蝗化毀滅這香港 拆盡舊城窄巷」……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