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膠的G點 本土的支點

三百壯士籌旗登報反赤化兼要梁振英下台,除了惹來中共媒體口誅筆伐外,又成為左翼和本土派爭論的新一輪導火線。登報是由社運人士和立法會議會范國威和毛孟靜發起,原發起人之一工黨的張超雄本來亦有份參與,但由於他不滿內容有歧視新移民之嫌,因此退出。然而廣告中所講的「抗融合、反赤化、反盲搶地」,指出香港政府任由大陸人逼爆香港,配合中國政府以香港無移民審批權的漏洞以大量中國人殖民香港,那一項不是事實?香港人連探討一下移民審批權和人口政策,都叫歧視新移民?

換特首是出路

張超雄議員的謬論早惹來各方駁斥,筆者因此無意對廣告的內容咬文嚼字。一旦陷入文字障,只會令真正要關注的問題 ― 香港取回移民的審批權,反港中融合的議題失焦。

筆者想指出的是,左翼雖每日以不食人間煙火的聖人形象示人,然而其對終日念茲在茲的「歧視」問題,在各個議題上立場不一致,對其同樣是歧視的現象採取選擇性失明的態度。他們出頭的對象,只限於新移民和中國遊客,因為新移民是長做長有的社福生意,也是他們自認為的潛在票倉。道德高地從來不高,分別只在於包裝得好不好。

在這批左翼眼中,「新移民」永遠是弱者,是需要被包容的一群﹔相反其餘香港人就是欺壓和歧視他們的法西斯主義者。本地人以香港空間有限,不能容納更多的人,左翼說這是剝奪新移民家庭團聚的權利﹔你跟他們說他們有回到大陸一家團聚的權利,他們說你是排外、法西斯﹔本地人指中國以香港無審批權的漏洞無止境用新移民、走私客和劣質遊客殖民香港,左翼又說你不夠包容﹔你跟左翼講西藏新疆,左翼就跟你說英美澳加﹔你再講外國文明社會也有移民審批政策,左翼就跟你講普世價值﹔你說怎麼施君龍這樣的殺人犯都可以入籍,左翼就跟你說仇人也是鄰舍。總之龍門任你擺,飄移境界。

「歧視」二字「歧視」最通俗的解釋,就是「針對特定族群的成員,僅僅由於其身份或歸類,而非個人品質,給予不同的對待。歧視總是以某族群的利益為代價,提高另某族群的利益。」

若要論「歧視」,第一批走出來控訴「歧視」現象的,應該是本地人。在自己的土地上被歧視排擠,就是外來殖民政權的特徵。特區政府縱容雙非殖民,任由中國遊客擾亂香港社會民生,影響力大到足以改變本地人固有的生活方式,就是實實在在的歧視。

《入境條例》裡面六種取得永久居留權的方式,係根據《中國國籍法》決定。要取得香港永久居留權,擁有中國國籍者在《中國國籍法》比起非中國國籍者擁有絕對優勢。《中國國籍法》就是血統論的產物,是徹頭徹尾的歧視。又何曾見過自命左翼的社運青年對此吭過一聲?

由此可見,左膠們的G點,實在與他們的腦袋同樣狹窄。好處就是他們的G點實在好找。怎麼找?你懂的。

左膠的G點,也就是本土的支點。本土熱潮方興未艾,然而時至今日能夠稱之為勝仗者,不過寥寥幾場小勝而已。梁振英上台後,香港形勢急轉直下,雖然梁振英不得不在口頭上敷衍港人以港人為先,實質加速中港融合的步伐越見加快,煮蛙的滾水越來越燙。本土運動刻下最需要的,是一場足以振奮人心的勝利。取回本港入境審批權對本土運動的重要性,實足以和爭取普選相提並論。一旦香港人成功奪回對移民和中國遊客的入境審批權,將令本土運動產生槓桿式效應,所向披靡,無堅不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