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可以被取代的話,早就被取代了

(原載於熱血時報)

北方鄰國的上海自由貿易區粉墨登場,一些神經緊繃,患有「競爭力強逼症」的香港人,又再奔走相告,大聲疾呼香港快要被上海取代了。這套論調從九七年開始,先將香港跟新加坡比,再跟上海比,跟澳門比,跟深圳比,甚至跟還是一個地盤的前海比。比了近二十年,結果香港的地位絲毫未被動搖。

口口聲聲話上海會取代香港的人,就算如何精通金融技術和會計知識,其視野格局仍然是跳不出小農式「人多/資金多/國家支持多好辦事」的思維。一個金融中心,是有機地自然生成的,不是靠甚麼國家或政府去「打造」的。

如果中共真的有一個可以取代香港的城巿,以中共一貫的行事作風和氣燄,它還須對香港大搞滲透,和繼續容忍香港人在它眼皮底下公然挑戰其權威嗎?中共不敢公然違反一國兩制,只敢在底下偷偷摸摸地挖牆腳,籠絡賣港賊,殖入新移民和大陸遊客 ― 這些都只能鑽香港法律的漏洞,在香港法律染指不到的灰色地帶下偷偷地做。

shanghai free trade zone

上海自貿區的設立,不是為了取代香港,而是中共面對自身嚴重經濟困難的一株救命草。零八年金融海嘯之後,世界各國都在大印鈔票,以維持其出口競爭力。中共的宣傳機器經常有意無意指責美國聯儲局濫發鈔票,將民間社會物價騰飛,房地產泡沫大漲的責任歸咎外國印鈔,殊不知中共才是中共國內部經濟問題的始作俑者。大量貪腐官員通過地方建設和政績工程上下其手,掠奪民間財富,終於弄致國富民窮,社會矛盾叢生。由於中共國的外匯管制措施,裸官要將資產轉移國外,並不容易。香港這個沒有外匯管制的自由城巿,自然成為裸官們的唯一逃生門。中共官員口裡雖對香港口誅筆伐,事實上他們是愛死了香港。有了香港,這批人的身家性命財產就有了保障。

雖然北方貪官紛紛來港將黑錢漂白,大量投資樓巿,令香港物價飛升,巿民怨聲載道,但以經濟角度來看,大量資金湧港,反而令香港資金總量越來越大,香港手扼貪官出國逃生的咽喉,長此以往,會變成中共反過來仰香港鼻息的被動局面(本土派的聲音越發壯大,即是明證),這種發展當然是中共所不樂見。而一味只知舔共的港共政府和工商界非但沒有這種觸覺,更遑論善加利用這種形勢。

習近平上台後,以肅貪為名整肅政敵,令大量裸官的家當因此亟待運出國外,否則一旦被雙規,所刮的民脂民膏必定付諸流水。鑑於香港這道活氣口開得太細,而且香港法規繁多,對習慣了行事無法無天的中共官員來講,無疑是礙手礙腳,更有令到香港本土勢力坐大的顧慮,在上海另開一道氣口,似乎是中共無可奈何,對上海幫留一道逃生門的選擇。

上海自貿區要超越香港?可以,選擇不外乎兩個︰第一,人民幣全面國際化。人民幣一旦全面國際化,代表外匯管制不復存在,人民幣將大幅貶值。一旦貨幣可以自由兌換,以人民幣的濫發程度,絕對有變成廢紙的可能,而這樣亦會動搖中共的統治。因此不可行。第二,恢復上海租界,將租界交予英美等國管理,許以一百年,或者有機會。清朝至民國時期的上海,在英美勢力的管理下,曾令上海一度成為遠東的金融貿易中心。不過以中共的氣度,恢復上海租界之舉,無異於痴人說夢。

英國人能的,中國人就是不能。如果香港是可以被取代的話,早就被取代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