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道歉的是你,孔令瑜

(原載於熱血時報)

關注中港家庭權利聯席昨日召開記者會,向上月發起刊登抗拒中港融合廣告的立法會議員范國威、毛孟靜及保育人士譚凱邦下,要求三人就「源頭減人」的言論道歉。

孔令瑜的用詞︰「下戰書」,真是妙到毫巔。真正守護本土利益的香港人與左膠,現在正正處於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戰爭狀態。本土香港人,面對的是日漸壯大的新移民群體,以及其所帶來的經濟、生活環境以至文化上的衝突。本土香港人在新移民的壓逼之下,在各方面的空間不斷被侵蝕。

左膠經常強調香港從來是一個移民城巿。請問一句,一九九七年之前的英治政權下,一樣有大量從中國南來的移民人口,為何當時沒有造成今天如此尖銳的社會矛盾?為何當年的新移民無造成如此大問題?今日才造成問題?

hung

原因有三。一者,當年南來的移民來的時候大都孑然一身,隻身抵港。寄人籬下,自然要忘卻自身的過去,盡力融入香港本地生活。九七前南來的香港人,大都勤勤勉勉,胼手胝足養活一家人。他們是中共的棄民,不少是舊社會的地主或士紳階層,縱然家業飄零,半生以來的學識教養卻不會隨家業而磨滅。入鄉隨俗,這批人多少都懂得。

二者,當年的英治政府對移民問題處理得宜,在經濟政策上,政府巧妙地將龐大的移民轉成香港工業的勞動力﹔在社會政策上提供基本醫療和房屋福利,社會資源隨著香港經濟發展而增加,避免新舊族群之間爭奪資源而變成零和遊戲。

三者,當年的國際戰略環境正好有利香港發展成為一個勞力密集的工業城巿。隨著歐洲從二戰的廢墟中重建而發展出龐大的消費巿場,以及中國閉關自守,令香港經濟有能力吸納這批新移民。

需要注意的是,英治政府的居留權政策是因時制宜的。當英治政府意識到香港的勞動密集型工業經濟差不多已到樽頸,就立即收緊居留權規定,撤銷抵壘政策,嚴格限制中國人來港。移民政策,係隨著香港社會發展需要去決定,係從現實主義既角度出發,是現實政治的體現。

現實政治之下的政策,自然與滿口普世價值,頭腦發熱的左膠思維大相逕庭。哀香港之不幸,在九七之後,香港的居留政策正正是捨正道而弗由,走上了左膠大力鼓吹的歪路。

以這種歷史脈絡的角度出發,范國威、毛孟靜及譚凱邦三人「源頭減人」的呼籲,不過是繼承當年英治政府務實主義的精神。如今連本地屋邨師奶都知道,香港刻下的人口比例已係過於稠密,無論在房屋、教育、醫療方面的資源爭奪日趨激烈。與此同時,香港在經濟轉型方面毫無寸進,相對其他亞洲三小龍,早已在不同的產業領域上有所成就。本土香港人和新移民之間的關係,已處於零和遊戲的死局。此時此刻還在鼓吹大力輸入新移民的左膠,絕對係與全香港人為敵。

一個簡單的資源分配問題,被左膠和有心在香港實行人口殖民的中共港共政策扭曲,一律詮釋為歧視新移民的問題。

如果甄別政策,和自主的移民審批權是歧視的話,依照左膠的標準,大部份發達國家,包括以大熔爐自詡的美國,和號稱自由平等博愛的法國,無一不是在歧視新移民。但左膠永遠不敢向美國法國投訴,只敢恰和理非非的香港人。左膠濫用「歧視」一詞,副作用就是令到真正的歧視問題失焦。

如果說歧視的話,很多新移民比本土香港人更快上到公屋,又是否歧視本地人?

左膠之惡,在於否認現實世界,係有先後之分,主客之分。左膠否認世間所有的不同,所有的差別,除了貧富差別。他們的邏輯就是︰窮人必定是好人,有錢人必定是壞人。本地人比新移民有錢,所以本地人必然是壞人,本地人有責任將自己的家產分予新移民。所以即使對香港社會未有貢獻,仍然可以臉不紅氣不喘伸手大拿六千港元。

地獄之路,通常都由善意鋪成。當初孔令瑜等一批左翼社運人士大力支持新移民來港定居的時候,有無為他們設想過,這些人是否真的適合在香港定居?不少新移民來港後投訴不適應生活環境,甚至聲言返大陸住好過係香港,證明這群左膠失職。失職之一,係無提醒事主考慮清楚是否適應香港生活,才決定是否定居香港。失職之二,係無克盡己職,幫助新移民真正融入社會,令他們成為地道的香港人。左膠經常卸責政府政策,事實上作為社福機構的負責人,左膠同樣難辭其咎。

一個負責任的社福機構負責人,係應該留意新移民這個族群的生態,向政府提供恰當的意見。幫助新移民真正融入社會,是最為重要的目標。要達致這個目標,新移民的數量必須控制在可控範圍之內,不能主客顛倒,妹仔大過主人婆。從這角度出發,社福機構是應該支持香港有自主的移民審批權,這才是對香港社會,和服務的客戶負責任的態度。大量新移民自成一個群體,又如何融入香港社會?偏偏左膠就反其道而行,認為家庭團聚係天賦人權,大哂。左膠作為社福機構負責人,根本上係失職,亦係香港社會撕裂的始作俑者。

左膠口裡雖說要幫助新移民融入社會,但結果只能淪落到幫佢地攞福利,輪公屋這類低層次行政工作,何解?

因為左膠是無家無國之人。左膠是色盲,眼中只能看到貧富之分,階級之分。他們眼中的世界,不如我們般五彩斑爛﹔他們的世界是黑白世界,自成一國。在左膠眼中所有的文化都是平等,包括在公共場所大便,也是一種文化,所以他們的信仰本身,與幫助新移民融入社會的工作,先天上有衝突。自己都不了解本土文化,對本地文化無絲毫欣賞熱愛之情,又如何幫助新移民融入社會?左膠根本係連自己份工都未做得好既losers。

孔令瑜,你自己色盲不要緊,但請強逼全香港人跟你一樣,只用黑白二色去看世界。無勸導無力融入香港社會的新移民別勉強來港,是你失職﹔造成香港社會嚴重分化對立,是你無能。孔令瑜,要向全香港巿民道歉的人,是你。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