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巿的死亡方式

這個城巿,看起來如芳草芝蘭般,弱不禁風。別人的感冒來到這裡,就變成了沙士。間中這個城巿不知從那裡傳出一些空穴來風的都巿傳聞,都足以令這座城巿的居民神經緊繃。從治安崩壞的國度觀點來看,這個城巿為一宗槍擊案窮追不捨,無疑是小題大做﹔以人倫泯滅的鄰國視角出發,為吐痰插隊這種小事拍片廣傳,自然是小家子氣,心靈脆弱,不如撈鬆爺們大杯酒大塊肉大督痰,先係做大事的人。

一宗假千元大鈔湧現巿面的新聞,就足以令商戶拒收金牛,人心惶惶﹔早前地鐵將軍澳過海線故障,足以令幾乎整個將軍澳居民坐困愁城。我們日復一日枯燥的生活,輪迴的日程,看似要無限loop到地老天荒,又似在崩壞的邊緣。一直到懸崖邊,我們仍然習慣以為前面是無盡的地平線。這個城巿的人,都是走在鋼線上的醉酒佬。

從懸崖下墮到底,如果 命運能選擇的話,還算不上是最壞的結局。死去原應萬事空,假若某日真的不幸遇到有人擲了個汽油彈或遇上甚麼意外,如同由鋼線上掉下來一樣,引刀成一快,短痛勝長痛,也就一了百了,平凡一生也有種如電影橋段般的了結,暴烈而華麗的落幕。

最可怕是,你感覺到生命的元素逐漸流走而又無可挽回的狀態,尤如癱瘓者眼看著蛆蟲嚙咬著那流膿的腐肉。這座城巿正在老朽,走向死亡,但它的死亡,並不華麗而暴烈,而是像城巿裡面日播夜播的宮廷劇般,陰柔而狠毒。就像白雪公主那童話故事。

白雪公主之所以只能是童話,因為說書人言有未盡,沒有道穿巫婆的內心。惡毒的內心,嫉妒的火種,斷不會只要你吃了紅蘋果就死掉那麼痛快。成人版白雪公主的情節應該是這樣︰毒蘋果並不是用來殺死公主的,而是吃了之後皮膚變焦黃、臉皮滿皺紋、扒掉她的外衣,赫然一身長著膿瘡發臭,徒有其名的白雪公主,王子見到都要落荒而逃的白雪公主。至於後來王子把她當成妖怪,揮劍將它剁成肉醬,屍體由七個小矮人分食,則純粹出於我的想像 ― 中產階級是不容許從前段「至於……」開始,這種露骨的想像的。正如WTF是天理不容,路姆西則任丟唔嬲一樣。有味但無菌,經過消毒的連續劇,最符合香港中產的口味。

snowwhite

所以這十六年,我們的確不是白過的。食的雞沒有雞味,吃的魚沒有魚味,一齊都只是徒具其名,名字與內容落差久了,人人漸漸也就習以為常。廟堂之上,高官議員的西裝依然筆挺,重複著文質彬彬的套話﹔庠序之間,師生彼此有默契祇是角式扮演,反正大家心知沒有父幹的話,唔會有伯母隻雞脾食。原來飲食節目主持人話雞有雞味,魚有魚味,真的是肺腑之言 ― 這是個連一嘗真正雞味和魚味都稀有難得的年代,你平時食開既味道,其實只係雞汁和味精既味道。童話中白雪公主最後仍肌如白雪,而這個城巿的名字,甚至連出現在外國護照上的機會也被消失掉。多麼高貴、陰柔而狠毒的死亡方式。童話中的巫婆必定想不出這種方式。

很惡毒吧?是的,但很多人喜歡。這個城巿裡面高貴的中產階級們,就很喜歡。很潔淨,很健康,唔會教壞小朋友。沒有剁成肉醬大卸八塊,矮人食屍的重口味,甚至連一句WTF的咒罵聲都聽不到。香港中產,不介意被劏,只求劏的時候記得戴白手套,kill them softly,沒有血跡,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合乎聖經教義,合乎包容大愛,真好。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