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自己政見不合的女人

有幾多男人溝女既時候,擇偶條件入面會考慮政見同自己夾唔夾既呢?我諗你問一百個男人,一百零一個都會答你︰唔會。須知道,男人無論平時有幾高瞻遠矚都好,一講到女,男人就只能成為身體某部份括約肌既奴隸。男人,係永遠將女同政治分得好開既。政治,只係屬於一大班麻甩佬,坐係大排檔一人一支啤酒時既吹水話題。你係情場上同獵物講政治?「乜你咁有深度架?你講啲野我唔係好明。」你以為啲女咁講係讚緊你?佢地只係暗地裡取笑緊你係毒撚、宅男、廢青咋,傻仔。

鑑於熱血既政治只係男人既浪漫,就算作為情場新兵既你都會知道係女士面前提起林慧思講粗口,驅蝗行動之類既話題,係大忌。情場上,政治話題只係一盤會淋熄熊熊慾火既冷水。世間上有各式各樣既問題,有好多人食都食唔飽,香港就快比強國蝗踩到陸沈,但人面對各式各樣問題,總不能一一立即解決,唯有分緩急先後,而呢一刻既你坐係床上,眼前係你夢寐以求既女神,咁呢一刻最優先要解決既問題,不言而喻。於是,你遵從祖先遺留下來既原始器官給予你本能既指示,係十五個小時後,你同你心目中既女神終於瞓埋同一張床,成為咗男女朋友。

時間實在太少,一對情侶之間要做既野,太多。正所謂「春宵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平時大家做得最多既野,就係瞓。瞓到日上三竿,行房有餘力,唔係用黎講電話,就係睇戲行街shopping。就算滿街喼神同蝗國人,都不能干擾一對蜜月期中既情侶,呢一刻,佢地眼中只有對方,其他野基本上係視而不見。於是糊里糊塗地過了過了幾個月,或半年,或一年不等,視乎愛情既保鮮期。保鮮期一過,彼此之間逐漸冷靜落黎,呢個時候,就係宿醉酒醒既時分。

佢開始同你講,「我地係時候唸吓將來」。你知道,佢口中既將來,係暗示緊一棟樓,一架車,一場成套歡樂今宵做齊既浪漫婚禮。你開始時採取拖字訣,但佢步步進逼。你知道,以依家既樓價,同你刻下既人工,要達成佢口中既將來,係無可能。拍拖之前既你,係本土運動既鐵杆支持者,陳雲盧斯達葉政淳面書上既朋友,蜜運期間,政事係少留意了一陣子,與面書上既政治朋友也疏離了。不過隨著感情進入平靜期,你又恢復了先前既活躍。偏又世事紛擾,內外交困,在對犯境既蝗蟲咬牙切齒之際,你同佢為咗不可知既將來而嘈起上黎。

你試圖跟女朋友解釋,買唔起樓唔係你個人問題,因為至少你係高登仔眼中月入近三萬既成功人士。買唔起樓,係因為有大量支那人炒起哂啲樓,香港政府無顧及香港人既生活質素,任由地產霸權橫行。若果真係要買樓,唯有考慮上水粉嶺或屯門元朗等區,大家一齊儲番五六年,或者有啲機會。你試圖同佢解釋,生活就係政治,所有衣食住行都離唔開政治,但只換來佢冷冷一句︰「你個人就係咁,無上進心都算,成日就係將自己既失敗歸咎於社會,我個朋友嫁到醫生,住到巿區新樓,點解人地得你唔得?係咪你自己失敗無能?」

呢一刻你好想寸佢,咁你搵唔到醫生去嫁,你咪一樣咁無能?不過你為顧全大家既感情,忍住咗,你開始講你既政治見解。

「大陸不停印錢,但人民幣兌港紙不單止無貶值,仲越黎越升,港紙相對顯得平,所以班大陸人落黎炒貴哂啲樓,政府又唔去做多啲野限制呢班人,咪搞到啲樓越黎越貴。你明唔明?」

「啲咁複雜野我唔明,亦唔想知,我只想知咁點解人地得你唔得?點解你唔勤力啲?點解唔做多份工,諗吓點投資,諗吓有咩生意可以做?我返中環,點解要我屈就你住埋北區元朗屯門呢啲垃圾地方?」

差啲唔記得講,女神家住港島區,九龍人對佢黎講,已經係低質素,平時若非必要,佢都儘量唔會過海,而新界果班,直頭係生番。女神本身有加籍護照,老豆幾廿年前由大陸偷渡落黎,做生意搵到吓錢,坐完移民監返黎。

「你估我想?依家行出街,乜都要同大陸人爭,搭地鐵又要等幾班車,想食吓啲平民食肆都有一大班大陸人同你爭,到時床位奶粉都一樣要爭,根本我地既問題都係源自於大陸人,香港要爭取到自己既自主權先有前途。」

「你咪賴啦,你自己垃圾就垃圾啦。唔駛講到床位奶粉咁遠,你依家都咁既樣,我地點會有將來?我老豆當年夠游水偷渡落黎,身上一個仙都無,咪一樣養起成頭家,仲幫全屋企人攞埋加籍。我老豆係大陸人,又如何?至少都有錢過你。你係香港人又如何,咪又係一條窮港燦。吓吓賴大陸人,不如話你地自己垃圾。成日就係唗埋啲時間上網,做埋啲無謂野。點解你唔諗吓點樣令我地既生活過得好啲?唔使住上水粉嶺,同啲低質素人住埋一齊,可以有私家車載我出城,唔使日日逼車逼地鐵?」

「我上網係要叫醒班香港人,要反抗先有前途。」呢一刻,你先發覺大家根本溝通不能,你連長篇大論既解釋既力氣都無。

同時,你已經分唔清究竟你同佢嘈緊既係生活,定係政治,定係,根本兩件事係分唔開。而呢一刻,你亦都知道,你係唔會說服到佢,你地兩個之間,亦唔會有將來。你甚至開始懷疑自己,連身邊既人都說服唔到,你係網上打咁多野,上街搞咁多野,係咪徒勞無功,係咪根本鳩做。

其實對於好多男人,佢地同女人根本算唔上政見不合,因為個女人根本談不上有任何政見。係佢地眼中,社會本身並唔存在問題,只有個人問題,就算社會真係有任何問題,都唔關佢地事,佢地仍然可以擺出一副事不關己,隔岸觀火既態度。

呢種女人,佢地係幸福既一群。作為廢青毒撚既你,又何必去打擾人地既幸福?就由她們在自己的王國裡面發公主夢好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