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shall never surrender

香港正面臨生死存亡的緊要關頭。中國殖民,透過消滅粵語雅言,灌輸黨國教育,扭曲本地經濟,擠壓生存空間,瓦解地理格局等方式,配合盤踞在港共政府 高層的 賣港賊,以及散佈盲目包容失敗主義的泛民左膠,從四方八面,務求全方位瓦解香港。香港人對此的反應,或係視而不見,或係無何奈可,一副束手就擒的放棄態 度。

香港人,即使在經濟堪稱最富足的年代,從一生下來開始,就缺乏安全感,這個城巿的命運,總如無根浮萍,隨波逐流,不能自主,曾經風靡香港一整代人 的《似水流年》,就是香港人的自畫像。沒有自主意識的城巿,就只能落得身如柳絮隨風擺的命運。香港的割讓是出於英國對遠東商業利益的佈局,既是一件貨物, 終有日會被善價而沽。香港人看自己,也是當作一件貨物去考慮。直到今日,好多香港人依然以為從個體微觀方面著手,讀多個master,拎多張沙紙,就係改 變命運的法門。好聽既講法,叫提升競爭力。將自己視作一件貨物,結果也就求仁得仁,你的命運就只能是一件貨物,終人被人轉讓來轉讓去。

所以,你對香港家長和教師講述捍衛粵語捍衛正體字的重要性,等於對牛彈琴。中國殖民之所以能予取予攜,除了港共賣港和左膠五毛鳴鑼開道外,就是這批 中產口 頭上或許對強國冷嘲熱諷,心底依然相信中國強大的幻影,依然相信人多就是力量,人多就好辦事。你舉出自由行對香港GDP只佔幾個巴仙,以至中國殖民佔用香 港大量資源,耗費大量社會成本的事實,他們不會聽得入耳。那個強大的中國幻影,那種宗教式的迷信,早就寄生宿主,這些溫文爾雅的中產早就成了喪屍。

《城邦論》縱使理論有紕漏,至少為香港年輕一代裝備了思想武器,尤如定海神針,使港人面臨中國殖民時,當民主抗共論破產之際,不致被蝗潮海嘯淹沒。如今,香港在各方面已瀕臨失守,尤如海嘯淹沒城鄉,僅餘覺醒的少數港人,在未被浸沒的高地上,負隅頑抗。

英相邱吉爾曾有恩於香港,因其堅決反對香港回到中國治下,香港才有機會發其光芒。茲稍改其著名演說”We Shall Fight on the Beaches”,以振港人意志。邱相之言,發人深省。港人與中國殖民的鬥爭,尤如英倫三島子民反納粹鬥爭,實實在在,踏在香港每寸土壤上,寸土必爭。每 個日常生活場景,每條街道,都係香港人既戰場。在路上遇上以官話問路,我堅決以粵語回應; 在火車上殖民者粗野不文,我必嚴辭呵斥; 在課堂上教授敢犯眾怒以官話授課,我必直斥其非; 遇上離地中產賣港左膠的妖言,我必據理反駁。本土主義,必須坐言起行,滲透每一個生活環節,植根於身體每條血管。

改編演說如下:

We shall defend our island, whatever the cost maybe;
We shall fight on the trains, we shall fight in the shopping malls;
We shall fight in the classrooms and in the workplace,
We shall fight in the streets; we shall never surrender.

never-surrend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