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兩隻臭蟲 也喚不醒殭屍

《蘋果日報》報道兩名香港少女到台灣租屋,不但欠租,大肆破壞房屋,隨處扔經血底褲,二人被捕時又 爆粗,被斥為香港之恥。今日,《蘋果日報》唯恐港人懷疑二人身份,不厭其煩於即時新聞中提醒讀者,兩位疑犯身份經再三確認,「真係香港人黎架」。《蘋果日 報》記者和編輯那副沾沾自喜,小人得志的模樣,通過文字,活現在讀者眼前。記者和編輯彷彿在講︰「你班自命高貴既本土港喱有咩資格批評大陸人?你地都不過 係五十步笑百步,沒有誰比誰更高尚。」

《蘋果日報》以為,抓出香港人身上的 幾隻臭蟲,就足以論證「沒有誰比誰更高尚」,於是「大家都是中國人」、「大愛包容」和中港融合也就變得順理成章,以「大中華膠」為主導的忠實讀者群就可以 繼續發其民主中國的春秋大夢。幾年以來,「大中華膠」和左膠在爭奪香港主場的內戰上節節敗退,久旱逢「甘露」,難免露出一副如獲至寶的難看的吃相,極盡渲 染誇大之能事。

hong kong people self determination

本土論述橫空出世幾年以來,香港人,尤其年青一輩在政治論述方面可謂大有長進。港大《學苑》最新一期已經以「香港民族 命運自決」作為封面標題。正如練乙錚所言,《學苑》已經將本土意識討論公開地帶到港獨的崖緣上了。《蘋果日報》最好揭揭黃曆,看看今年是甚麼年頭。繼續糾 纏於「大家都是中國人」的論述,終將自絕於群眾。

企圖以臭蟲論為大中華情結解套,是最低層次的詭辯術。臭蟲論者,源自魯迅的文章《外國也有》,諷刺當時的中國人,被批評時會聲稱其他國家也有同樣的錯誤, 來掩飾自己的錯誤。而《蘋果日報》,則是批評香港人也有同樣的錯誤,來掩飾中國殖民的囂張跋扈,橫行霸道。十年前香港的各大論壇,常見五毛以臭蟲論為中共 辯護。十年過去,連五毛也長進了,知道臭蟲論不管用,改用去政治化方式引導輿論﹙如用大量美女圖洗版,開不相關主題等)。毫無長進的,似乎是《蘋果日報》 和一眾造著民主中國夢的忠實讀者。

民主中國論的代表人物司徒華的逝世,預示了民主中國論的套過時且有毒論述的終結。香港人被民主中國論耽誤了三十年,這套論調早應隨司徒華一同入土為安。 《蘋果日報》所代表那群「大中華膠」,依然像《殭屍》裡面的鮑起靜一樣,執著於令愛人起死回生的幻夢。慘劇,源自人類的妄執。香港今日喪屍蝗蟲滿街頭,就 是執念的後果。

《蘋果日報》以為以臭蟲論這種過時小技,就可以替民主中國論挽回頹勢。殊不知,細心分析事件細節,恰恰得出相反的結論。香港少女行為差劣,正係香港人未能成功建立「想像的共同體」,與中國走得太近的結果。

hong kong visitors in taiwanhong kong visitors in taiwan 2

首先,兩名香港少女被報道稱為「九十後」。姑勿論她們父母是否大陸移民,就當她們是土生土長港人。但以兩人的年齡推算,其就學時期大部份為主權移交以後, 青春期更係二零零三年後。九七之降十數年,香港踏入禮崩樂壞的年代。上樑不正,自有下樑歪,近墨者難免染黑。尤其係二零零三年開展自由行,到零九年發展成 一簽多行後,大量中國殖民湧港之下,香港生活空間更形擠逼,中國殖民缺德行為深入民心,公共秩序面臨崩潰。近墨者黑,九七後成長的一代,極容易沾染中國殖 民者的行為。這恰恰反證了港中區隔,本土城邦自治的重要性,驅蝗和唱紅打黑的合理性。

誠然,香港人不算很有公德心。香港人比中國殖民者稍好者,係有道德底線而已。香港人若然係好有公德心的話,就不會有大量離地中產手持外國護照,眾多賣港買 辦充斥廟堂。公德,不單止於守秩序,不會當眾大小二便吐痰喧嘩,讓座給老弱這類表面行為。公德能實踐的前提,係生活在香港的巿民認為自己屬於同一個「想像 的共同體」入面。有了「想像的共同體」,相信自己的命運與這個地方緊緊捆縛在一起,分清那些是自己人,那些不是,釐清個人的權利與義務,才有談公德的基 礎。

本來,經過麥理浩十年的微觀社會工程,包括建造公共房屋,實施免費教育,推行社會福利,營造港人歸屬感,香港已接近完成建構完整的「想像的共同體」。然而 晴天霹靂,這種國族想像一瞬間被主權移交的政治震盪攔腰打斷。香港人的國族想像被一夜打破,由《聯合聲明》簽訂那刻起,香港人知道他們終將要變成中國人, 不管願不願意。你不要,人家也會強加給你。能走的固然作鳥獸散,走不到的,乾脆將自己的命運與中國的異見者捆搏起來,於是有了民主回歸論這個怪胎。六四天 安門運動,港人全情投入,更是強化了這種想像,民主回歸論壟斷整套政治論述,「香港人」族群身份的不完整,令到香港人的公德陷於殘缺。於是香港人的公德, 祇能囿於零碎、表面、可見的行為。做政治買辦,出賣香港利益謀一己之利的行為,香港人很少聯想到與公德有關。然而這些行為,對族群的整體利面,影響最大。

即使港人公德不彰,但比起中國人,至少還有一條道德底線。至少我們不會生產假奶粉戕害下一代,遇見路人暈倒不會見死不救。百多年前,日本人福澤諭吉早就說 過,中國是「惡友」,與之親近者,乃自甘墮落。一個以自己國族身份自豪的人,行事自會顧及族群形像。提升香港人之公德,必從港中區隔,城邦自治開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