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王本初《一夜白頭失家國,淺談香港人的身份及公義》

懶得再寫文,單野又已經講到爛,所以係咁意回幾句算。

《一》文話「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和公義標準,從來模糊而混亂」,這點我部份同意。模糊混亂的,主要是香港人的身份認同,不是公義標準。雖然在公義問題上經常 有公說公有理的情況,但大體上香港人的公義標準可歸納為: 尊重個體自由為先,係唔侵犯他人自由同權利既前提下,香港人對他人既個人選擇基本上無意見。

係同性戀問題上,與其話大部份香港人係贊成同性戀,倒不如話係「無意見」。係唔涉及利益既問題上,香港人總係自覺地避免意識形態上既爭拗。

今次Betty事件,撇開當事人個人態度和族群偏見,之所以令眾多港人一致口誅筆伐既原因,係涉及兩方面: 第一係Betty為求實現夢想而進行既偷渡行為本身係咪合乎道德(呢點筆者上一篇文已用康德既「義務論」角度分析過),第二就係大學學位分配問題,即係 who deserves what?既問題,亦即倫理學中既「德行論」。

對個人權利問題,香港人尚可不作判斷,隻眼開隻眼閉,但去到資源分配問題上,公義既問題就變得避無可避。公義除咗文中所講保護弱勢外,最需要處理既問題係 who deserves what?既問題。一個應該得到某樣野既人得到嗰樣野,先係公平,先係正義。保護弱勢者,不過係群體係分清咗咩人值得得到乜野回報之後,對係制度內處於不 利位置既人一啲補救措施。但不應該得到資源福利的人得到資源福利,係會形響到該社會的凝聚力,歸屬感,因此移民外國,福利唔係隨便比你,係要宣誓入籍,至 少口頭上要服膺該地方的價值。去到呢度,Betty Wong既態度就唔係可有可無,佢對香港既認同感係影響到佢值唔值得享受香港既資源同福利。先有群體社會,劃清楚河漢界,先有建立各種社福資助制度既基 礎。所以對佢本人態度既批評,絕非純粹個人好惡,而係涉及到who deserves what?既問題。

而判斷一個人係咪值得得到某樣野,我地無可避免要問本地大學成立既目的為何。大學醫學院成立既目的,培養醫療人材服務本地居民定必係其中一項。如果納稅人 資助的大學醫學院培養的人材到頭來唔係促進香港既醫療水平,服務本地人,而係全部流失海外,我相信全香港的納稅人都不能接受。先不論Betty持行街紙本 身是否不乎合入讀大學既資格,港大作為接受政府資助既教育機構,既然破格取錄這名非香港人,自然應該要向公眾解釋破格取錄原因,因為保安局早有明言,持行 街紙者不乎合入學條件。港大取錄不乎資格者,本身已違程序正義,係可以受司法覆核挑戰,對於入境處,係可以向申訴專員調查有無行政失當,絕非《一》文所言 「政府給予了她居樓(留)權,也是政府的選擇,我們無從抵抗。」咁政府要立廿三條,也是政府的選擇,你乾脆不要上街示威,好好地當個順民算了。

公義其實係好巿懀既一樣野,因為係直接觸及利益分配既問題。對「利益」「身份」等詞彙嗤之以鼻者,不宜談論公義。大家客客氣氣講個人權利當然很好,但這樣 不足以構成群體,構成社會。香港人以往只強調個人權利,結果今日去到面對大量公共利益問題時,發現自己左支右絀,因為他們從無諗過要處理「德行論」問題。 一去規模超越宗族的社會,必然觸及公共利益分配,這是常識。雖然公義係人言人殊,但也並非全無標準,是否族群裡面一份子,在大部份國家裡面都係決定能否分 配資源既標準。而Betty,不過係一個不獲香港居留權既無國籍人士,法律上係唔應該享有呢啲權利。

而《一》文抨擊本土派年前終審法院將綜援判予大陸人一案,對法治絕口不提,亦屬惡意誤導。請問本土派如何不尊重法治? 難道本土派恐嚇了新移民? 暗殺法官? 毆打左膠? 統統沒有。本土派只係提出要修改《基本法》,說本土港人不尊重法治,係嚴重混淆視聽既指控。

《一》文末段好像在說,無論Betty,搶奶粉的中國女人和對搶學位搶奶粉的行為毫無責任,係左膠將責任推給體制,推給政府的一貫論述。而話離地港人到外 國生仔攞福利,則係不折不扣既臭蟲論。這些似是而非的論述,在左膠既辯論中出現太多,實在無暇一一駁斥,不看作者名字,我還以為寫文的是陳景輝或葉寶琳。 一句到尾,無論Betty還是搶奶粉的水貨客,都係中共殖民香港的幫兇。他們不在體制內向自己的政府爭取,甚至氣都不敢哼一聲。但一越過羅湖橋,態度立時 變了另一個模樣。就憑這一點,香港人實在很難相信他們有多無辜。

香港人在公義問題上思想相對唔成熟,呢個係事實。但切莫混淆視聽,認為香港人或本土派既公義,只係輸打贏要的公義。保衛自我利益的公義,實在沒甚麼好羞家 的。只要這種公義係合乎道德,合乎法治,合乎自由權利,我看不到有什麼值得批評的。相反事事大愛包容,空談普世價值,要人事事捨己為人,割肉餵鷹的,往往 淪為鄉愿德之賊。

(以下為王本初對筆者上一篇《同情心不能蓋過公義 ― 以Betty事件為例》一文的回覆。 原討論見協紀辨方)

《一夜白頭失家國,淺談香港人的身份及公義》

昨日拜讀了協記辨方鴻文 -同情心不能蓋過公義,內容提及Betty所作所為與港人公義標準的差距,筆者拜讀後略有所感,希望借此文淺抒己見。

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和公義標準,從來模糊而混亂;基本公義標準是同情弱者;除了要將利益分給他們時以外,事不關己,全當贊成。

大部份香港異性戀者能接納同性戀者,主因並非他們對公義的執著,只因同性戀合法化除了讓我們偶爾在街上見得兩三對同性愛侶,跟我們生活幾乎無所交接,反正 諸君不會失去結婚的資格,沒有必要反對這世外之事;可跟自己有利害關係的事,對不起,眾群起而攻之,我們所固守的法治公義道德,絕不允許某某族裔搶奪我們 的利益,這就是我們所相信的正義。

筆者一直相信公義統一而非絕對,每個人心中都有其相信的公義,或多或少構築著社會公義;與其說公義隨時間或空間而蛻變,倒不如說人對公義這看法因文化地域 時代交替而改變,舊有某些被認定為正義之為,如殺人填命(也可說是維穩之舉)在香港早因更高尚或自以為更高尚的道德標準如人權所取代,在美國則因其必要性 而獲得保存;可今天Betty事件,所牽引的不單是對公義的執著,更多是融入了個人喜好的抨擊,這似乎就與追求公義背道而馳。

Betty 8歲偷渡來港,因當時少於10歲而免刑責,自首後堅稱全是自己所為(筆者未敢置信),後沒遭遣返,終獲得身分證一張得以居留,這就是她的故事。而其他所謂 勵志勸勉,甚麼憑著自己努力跟入境處「搏鬥」,甚麼穿著holyshit攻擊香港政府,這一切一切跟她的身份沒有關係,至少她不會因諷刺政府甚或謀殺入境 處職員而失去香港人的資格;她來了香港以後怎樣寒窗苦讀入medicine,又或寫facebook status跟全港人為敵,這是她的個人選擇,絕不會影響她的身份,這才是真正的公義。政府給予了她居樓權,也是政府的選擇,我們無從抵抗。

公義不獨為保護弱者,可香港人的公義只限於此;眼見斯諾登劉曉波是弱者予以同情並不為過,最可悲的應該是將自我代入弱者之中,如今日Betty一事不斷拿 法治來保衛香港人獨有的居留權,年前終審法院將綜援判予大陸人一案,則對此絕口不提,聲聲指責法治不能凌駕本土利益,正如黃子華贏視帝是民主應當慶祝,林 峰贏男歌手就是強權應鄙視;說穿了這不是公義,只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霸道。

協記辨方鴻文中指有能者居之絕非入大學唯一條件,筆者未敢苟同,可惜Betty於入學前所面對的各種困難大概也證明了該觀點是對的。只是有不少人指 Betty剝奪香港學生的入學機會,筆者惘然。從來機會一事盡是偶然非偷非竊,天命所指誰也看不穿,現在回顧過去批判她總是容易,可是以Betty這不懂 世事的少女,又怎料得自己該有福分進港大醫學院?即使她預計得了將來自己終成大器,必然踢走某位邊緣學士,難道她又應為我們的前途犧牲自己殺身成仁?難道 移居香港的新移民,就要讀少些書讓路予本土青年? 正如內地母親到香港買奶粉,難道又要先計算好你們城市的奶粉夠不夠供應,計好你們早已留下兩個月的糧草,才施施然步入萬寧屈臣氏?你可以討厭她們自私但誰 人又將自己子女送到外國讀書搶奪別國資源,誰人又為那BNO兩夫婦到大不列顛帝國生下那個英國麟兒? 要說錯,一錯在人性貪婪驕奢,二錯在政府未能當機立斷保護我們港人;將床位供應截斷,立法拘留水貨客,這才是符合我城法治的公義。

Betty入大學之爭議,在於她沒有本土居民的身份,大學應將她歸納為國際學生,先收沒有資助的原額學費,再待其獲得港人身份後另行定奪。她有錯嗎?有, 她錯在意氣風發,身為偷渡客不懂見好即收;更錯在看不通時局,看不清今天她的身份,沒有資格奢求本來不屬於她的甚麼;她最錯在生不逢時,早生三十年她就是 香港第一代英雄,而今天她只淪落得成走狗的竊賊。

甚或她錯在,她從來不把自己當成香港人,辛苦獲得香港身份證之日竟穿上holy shit之外衣,為的不是融入而是出氣,絕無欣喜之色感恩之態。大概收留了位不想當香港人卻只為發怨氣的外人,不符合我們保衛自我利益的公義。

原來這就是我們的公義。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