剷除宋室遺址 等於自認蠻夷

正在如火如荼興建沙中線的土瓜灣站地盤附近,去年以來不斷挖出數百處遺跡和數千件古代文物,其中最有價值者為宋元時期方形古井及麻石明渠,大量遺跡和文物的出土。代表該處可能有更大規模的考古遺址尚在地底。由於遺址與沙中線擬建的土瓜灣站位置重疊,而方形古井及麻石明渠均位於站內,保育遺址勢必形響土瓜灣站的建站工程,除導致工程延誤外,土瓜灣站甚至可能要遷站。此等重大考古發現,勢將掀起新一輪「要保育還是要發展」的爭辯。

香港學生的中史教科書對宋室流亡九龍的一段往事,大多輕輕帶過,甚或忽略不提。經過九龍城那塊孤零零的宋王臺石碑,實在好難聯想得到當時宋室在九龍設立行宮的情景。史書有記載南宋流亡朝廷在九龍一帶設立行宮的歷史,而在香港的早期照片中,係有聖山和後來刻上宋王臺三字那塊巨石的留影。後來日本人佔領香港後,需要石材擴建啟德機場,乾脆把巨岩爆破作石材之用。既然宋室曾在九龍土瓜灣一帶建立過行宮,地下有大規模宋代遺址也是可以想像的事。也許是出於這個原因,原本在一九七零年《集體運輸計劃總報告書》裡面出現過草擬興建的土瓜灣站,但最後並無付諸實行,也許係英國人掌握了當時不為人知的考古情報,最終放棄建站。

九七以降,發展主義論述縱然屢屢受到挑戰,但在港共政權勾結地產霸權,政商力量以金權和政術做後盾,發展的推土機可謂無堅不摧,任你是殖民時期舊建築抑或偏遠村鎮,凡係擋係鐵路和地產發展項目面前者,一律頓成瓦礫。以往改朝換代,帝皇大都按慣例大赦天下以顯其仁德。匪類蠻夷則不然。蠻夷一夕沐猴而冠,憑藉文攻武嚇,終於從優雅的紳士手上接過一個國際級城巿。但蠻夷自卑情結作祟,唯恐這個城巿的人瞧不起自己野蠻落後,偏要專事殺伐,以鏟平前朝痕跡,毀滅本地社群聚居地彰顯其威權。

對待舊殖民建築和本地農村,蠻夷政權的態度敵我分明,立場清晰︰凡是前朝象徵和象徵本地漁農業的鄉村,以發展之名直接消滅可也。但宋朝遺址,對蠻夷政權來講,則不是那樣黑白分明。也許是天意,宋代遺址的發現,剛好在香港的本土意識興起之後,對於中共就顯得棘手得多。

若果宋代遺址出土於香港人本土意識興起之前,保留宋代遺址會有助中共的政治宣傳,用作強調香港與祖國大地的歷史連結,有助統戰那些大中華情花毒患者。但本土主義一旦興起,宋朝遺址保留的意義則吊詭地有著一百八十度相反的詮釋︰香港作為宋朝流亡政府最後一個建立行宮的基地,行宮遺址被稱為「聖山」,正正揭示了香港是東亞大陸上守護華夏文明燭光最後一個據點的昭昭天命。香港雖經歷殖民統治,卻代肩負著華夏正統的昭昭天命﹔北方的紅色政權,只是一幫蠻夷。宋代遺址的出土,正正拿掉了中共民族主義宣傳的那塊遮醜布。

300px-Sung_Wong_Toi_before_1943

中共面臨著兩難抉擇︰保留宋代遺址,等於任由那些古跡篤眼篤鼻指罵著自己是蠻夷之後﹔毀掉遺址,則成為破壞古跡的蠻夷。以中共的本性,必然會選擇後者。其一是對牠們而言,甚麼古跡沒被毀壞過?一件污,兩件穢,再毀壞,也不會夠文革時毀壞得多。其二是穩定壓倒一切。歷史,不過係呢批蠻夷用作統戰既工具。當缺乏利用價值的時候,毀之絕不手軟。黃俄赤匪,但求做貪官撈夠舉家移民外國,不會對土地歷史有真正感情。

但中共也會面對民族主義者的指責,所以中共只能假手香港的港共政權和地產權貴以發展為名破壞遺址,不令自己弄污隻手。

古物諮詢委員會主席林筱魯在電台節目中放風,係一個警號。林指宋代官富場範圍大至觀塘到油麻地,要原址保留整個宋代遺址不可能,又辯稱部份文物的考古價值有限,更先下手為強,將部份認為考古價值不高的文物拍照然後毀滅,不過古諮會會要求保留宋代方井。言下之意,林筱魯係打算同公眾討價還價。「保留到宋代方井已經好好架啦,你班刁民醒既見好就收,唔好阻住阿叔發達。」相信呢句係林生既心底話,筆者在此不吝幫佢講埋出黎。

筆者嘗試用Google做人肉搜索,發現呢位林筱魯以前做過巿建局既執行董事。筆者不知道林生有何歷史學或考古學履歷令其足以出任古物諮詢委員會職位,不過觀其發言,則十足似係巿建局安插入古蹟辦,方便地產霸權行事既「針」。不然何解林生發言,總係從商業利益角度出發?林生話︰「香港市民有多支持?願意付出幾大代價?李鄭屋古墓係好好保留,但睇番每年參觀人數只三、四萬人,對比其他博物館嚟講,(參觀人數)排到尾一、尾二」。原來保育古跡要講業績?要好似銀行經理咁跑參觀人數?咁既發言,似唔似一個企係保育立場既委員會主席應該要講既說話?你相不相信林筱魯係巿建局/地產商條針?反正我信了。

工程建設期間有重大考古發現立即停工,讓考古專家接手挖掘和保護遺址和文明,係外國文明政府的慣例。錢少咗可以再賺,歷史古跡一旦鏟去,就永遠追不回。正如考古學會發言人吳永輝所講,仿效雅典、羅馬和巴黎等歷史古都,在地鐵站內設立博物館是可行做法。香港有的是錢,有的是技術,理應不成問題。既然港共政府經常苦於香港缺乏旅遊景點,今次重大考古發現正好為旅遊業帶來機遇,保存完好的古蹟,再配合政府積極宣傳,必能帶來良好的收益。若果話港人對古蹟欠缺熱情,何解香港人又熱衷去雅典羅馬睇一堆爛石?到京都奈良去尋神社訪寺廟?

林氏對原址保留的建議,連作敷衍的官話都懶得講,只是一味淡化遺址的重要性,其心可誅。為了所謂發展,為了配合中共消滅香港本土歷史記憶而毀滅古跡,等於承認自己係蠻夷,將自己同炸毀巴米揚大佛既塔利班並列。塔利班炸毀巴米揚大佛面對西方指責,尚且理直氣壯話要消滅非回教異端,中共港共港鐵一干人等則是偷偷摸摸,鬼鬼祟祟,意圖暪過公眾視線,暗中毀滅古蹟。可嘆中共港共一眾蠻夷,連塔利班都不如。

宋室遺址如今位於土瓜灣站內,面對無堅不催的推土機,可謂危在旦夕。宋室遺址出土對香港人的意義,不止於考古上或經濟旅遊上的意義。它提醒香港人在東亞文化圈中負起的重任,揭示香港人肩負的天命,接通身處現代城巿的香港人與遠古傳統之間的連繫。心繫本土,對香港鄉土有強烈歸屬感的志士,對此必不能坐視不理。守護古蹟,你我有責。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