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滅港成為事實 革命就是義務

香港人,你地無謂再呃自己話出面一切係正常。大家係時候停一停,面對我哋見到嘅現實。現實係,中共已對香港宣戰,香港與中共之間,正式進入戰爭狀態。

無論香港人願意承認與否,中共國務院發表的《一國兩制白皮書》實際上就是中共對香港的宣戰布告。《一國兩制白皮書》發表的二零一四年六月十日,在香港史上 具有劃時代的意義,它宣告了香港與中共之間決裂,代表中共膽敢冒國際輿論口誅筆伐的風險,單方面撕毀《中英聯合聲明》。香港的自治地位在《中英聯合聲明》 和《基本法》中以一國兩制的憲制方式得到肯定,《白皮書》旨在壓縮香港的自治地位,對本地人製造精神壓力,逼其離開或服從。這點正乎合中共旨接收香港現代化的金融法制體系和土地,但要驅逐土地上原住民的方針。

戰爭的攻方當然係中共以及受其指使的港共政權,輔以一眾投共權貴及早在學術界、法律界、新聞界、社福界的親共意見領袖,此批盤踞香港上層社會的權貴,表面 上係特區政府操盤人,實際上只係依中共指令行事以圖分贓的愧儡。下層侵港大軍則為潛伏於公司基層組織的親共人士,以及以擾亂香港社會巿面秩序和社區生態為 目的的新移民和走私賊。相對來講,作謂守方的香港人,無論在牌面對輿論機器的控制和資金組織,對比之下似乎係以卵擊石,何況香港人內部在抵抗意志以至方法 上都存在著嚴重的分歧。不少在中港交易中得利的香港人,更調轉槍頭協助中共打壓香港人。好一點的,也不少是大中華主義者和《蘋果日報》那種普世價值和理非 支持者。這批和理非非的支持者,或愚昩自私,或自欺欺人,面對日漸明顯的中共滅港政策,仍然試圖欺騙自己,用最善意的角度去為中共和港共開脫。

列印

在宣戰日之前,用最善意的角度去理解中共在香港的政策,縱然明顯不合乎事實,但卻合乎香港中產理解事物的習慣,因為這是香港中產學習知識和專業技能的方 式。簡而言之,就係用純粹用程序和技術的角度去看待政府的政治動作。政策與政策之間互不統涉,中產不願意從政府一系列政策去推論政府的意圖,即使政府的動 作在稍有政治常識的人眼中是多麼明顯。專業習性使然,香港中產對推論合理性的要求高至近乎法庭的「無罪推定」的程度,因此你跟他們說甚麼中共滅港陰謀,他 們的即時反應多是斥之為陰謀論而一笑置之。所以在港共圖謀割讓新界東北的議題上,中產多認為只是另一宗建屋數地拆村的土地糾紛,而不會將議題連結到整個香 港地理格局的思考,於是就有「村民才是抗爭主體」的謬論出現。

如今《一國兩制白皮書》將滅港的圖謀宣諸於口,香港中產再沒有逃避的藉口。中共怕你睇唔明,寫到明中共對香港有「全面管治權」,中共港共的目標就係要取消 香港的自治地位。事實證明,香港中產眼中的「陰謀論者」,係基於事實既推論,而非危言聳聽。興建高鐵的惡果,如今全香港有目共睹。審議高鐵撥款之日,香港 中產尚可自欺,推諉這是促進經濟,製造就業,不帶有政治目的之政策﹔如今港共在新界東北的割地圖謀,在《一國兩制白皮書》出爐的背景下,香港人無謂再自欺 欺人。再將頭埋在沙堆,下場只能淪為人家盤中飧。

要損害一地的自治,阻礙民主進程,拒絕推行普選,鼓吹三權合作,公然利益輸送,這是從制度和管治文化上摧毀自治﹔將香港邊界模糊化,推動中港融合,宣傳深 港同城,將邊境的天然邊界抹去,開放禁區讓大陸人在邊境區免簽證自由出入,這是從地理上毀滅香港。無線電視曾經有段舊新聞,指港共政府發展局的報告中曾假 設二零三零年深圳居民可免簽注訪港,報道現在被鬼祟刪去。當中的蓮塘口岸,正正毗鄰港共擬割讓的「新界東北發展區」。

共產黨侵略香港的方法,師承自日軍侵華。日本發動全面戰爭之前,先在邊境地區以民族自決為名,扶殖一堆親日政權,最有名當然是滿洲國,另外還有以「華北自 治」為名成立的冀東防共自治政府。中共不過在效法皇軍的故智,先借「新界東北發展區」為名,在該區大量殖民,繼而製造既定事實,指該區居民與大陸居民一家 親,將讓區納入深圳版圖。於是當地建的公屋是六成也好,是六個巴仙也好,這些公屋的機會,不是屬於你的。

割讓新界東北之危險之處,在於開了先例。中共港共對於運用普通法精神下的先例早就駕輕就熟,但在割地議題上,因無先例可援,故此只能用霸王硬上弓的手段強 行在立法會表決通過議案。一旦先例開成,港共大可憑藉割讓東北的先例,逐步令整個香港落入深圳治下,連將議案提交予立法會通過的例行公事都可以慳番,到時 整個香港可以一夜之間無聲無息地賣出去。一國兩制於焉告終,中共的宏圖霸業就此完成,不滿意的香港人大何以走。又何需等到二零四七?中產以為有外國護照隨 時可以走?只怕到時想走都黎唔切。

既然香港與中共之間已經處於戰爭狀態,香港人就要有戰爭狀態的思維。繼續執著於和平理性,無異於自縛手腳,只能當一隻待宰的豬。中共既已藉《一國兩制白皮 書》撕下畫皮,香港人對中共自亦無須客氣。處於戰爭狀態,衡量勝利抑或失敗的唯一標準,就是能否守住香港的自治狀態,和香港人的生存空間。當所有和平溫文 的溝通渠道都已經用盡之事,奮起抵抗就是唯一的選擇。

中共宣戰後的首輪攻勢,就是連同其傀儡政權港共所發動的割讓新界東北之戰。東北一旦失陷,中共殖民勢將長驅直入,香港將無險可守。衝擊立法會的巿民,都係 為了香港生死存亡而戰的勇士。有些口稱爭取民主始終如一的泛民議員和傳媒人李慧玲等人,去過台灣聲援過人家佔領立法院的太陽花學運,可沒有從台灣那邊學到 一招半式,倒是旨在打卡攞光環。對台灣人佔院打卡支持,香港巿民想做同樣的事卻板起虛偽臉孔譴責暴力。這批人口稱爭取香港民主,實際上為中共滅港為虎作 倀。這批人與以失敗為勝利,借社運攞光環的「左膠」沆瀣一氣,香港巿民自發奮起抗爭之時,這些人在抗爭者背後開槍。香港的抵抗運動要成功,必須要將這批人 排除在外。

守衛香港,港人有責。若果中產認為衝擊政府的機會成本太高的話,單是帶備相機,到場聲援,拍低集會和運動的片段,已經對抵抗運動大有幫助。對於港共警察而 言,相機鏡頭呈現的真相仍是有相當震懾的能力,警告他們不能以執行職務為由濫用暴力。要是你連出席集會的恐懼感都克服不了的話,請儘力幫手向親友解釋香港 人今日的處境,以及港共割讓新界東北的險惡圖謀,若親友同事放厥辭指責示威者暴力衝擊議會,請嚴辭駁斥之﹔若果連這點都做不到,至少在你的無知親友同事出 聲譴責示威者時,保持沈默。議會外的示威者正在為香港的生死而衝,請你們至少不要在勇士的背後捅刀。

香港人,誰不想有餐安樂茶飯,平平淡淡過一生?時代選擇了我們,我們只能欣然接受命運。

張開雙眼,睇清現實。丟掉幻想,準備鬥爭。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