駁港語學《論本土主義中嘅大中華餘毒》

一直以黎都儘量少講港獨、城邦、自治、歸英之類既路線分歧,一來未打贏就先分紅係好危險既事,二黎就算係陳雲,係幾個可能性之間有時都語焉不詳,留有餘地。佢雖然日日講城邦論,但間唔時又會提吓香港建國,甚至成為美帝殖民地既可能性。因為變數實在太多,結局難以逆料。

港獨、城邦、自治、歸英係香港人自主後既結果。對於我自己黎講,只要保持到香港主體性既,都係可接受既結果。所以除咗歸英之外,三者都算係我可以接受既出路。(歸英係滿足特定條件下,亦可接受。某些歸英方法,如名義上加入英聯邦,不但不妨礙香港自主,甚至有利香港在華夏邦聯中的領導地位。)

所以唔好講咁遠,香港人目前想要既野,只有一樣: 自主權。自己既香港,香港人自己話事。

港獨、城邦、自治、歸英只係香港人奪得自主權後既結果,係香港人擺脫中共宰制,奪得自主權後,描述香港國際政治地位既名詞。正如上面所講,香港最終會走邊條路,端視乎國際局勢和港人的選擇而定。

但係取得自主權既過程中,邊套論述有用,邊套建立到香港人既信心,係需要講清楚。

純粹話「呢啲係我既野,我鍾意」,唔係唔得,只係相對於小孩子式的主觀意願,一般人總係會想有個理由,有個答案。純粹主觀意願,對於精於統戰既中共,有咩免疫力?

就咁用「香港有獨立文化」,「呢隻係香港嘅語言,係我屋企嘅語言」(擇言語) 能否成功區隔到中共殖民?

如果得,當初香港人對自身文化既信心,就唔會兵敗如山倒啦。九十年代中末的香港文化雖不及八十年代鼎盛,但依然可觀。香港文化主要成就在通俗文化,廣東歌、武俠小説文學、電視劇、飲茶點心、茶餐廳……等等。

夠唔夠砌? 事實證明,係…..唔 夠 砌。

點解?

因為少緊啲形而上既野,即係文史哲等高雅文化。係,講低俗,無乜民族夠香港人低俗。周星馳電影,尹光口水歌,霑叔啲咸濕笑話,唔係流的。但再低俗既人,都有燒香拜佛,有想「洗滌心靈」既時候。

所以當梁文道講大陸讀書風氣點盛,中国新一代青年點樣有文化之時,好多香港人就自卑感作祟,自慚形穢起黎,要向強国人頂禮膜拜了。

《城邦論》之貢獻,在於提醒香港人,香港即使是優雅文化方面,也是獨步華夏。單係正體字同粵語兩項,就足以將香港相對大陸表面上的文化劣勢扭轉過黎。還未計香港特殊政治地位對華夏文化的保存,以及在西學興盛的環境下對傳統文化的創新。

就算是港語學,也不敢否認香港文化同嶺南文化有大量華夏淵源。香港人以秉承華夏正統的傳人自居,又有何不妥?

港語學指粵語受侗台語影響,既受南蠻語言污染,不能算是華夏正統,因此與普通話相比只是五十步笑百步,實在錯得離譜,正係左膠慣用的文化相對主義,「沒有誰比誰高尚」論調。

要追求百份百純正的話,則天下間必無純粹華夏語言。港語學亦承認,粵語之主體構成,很大程度上來自唐宋之間的中古漢語。由於粵語屬中古漢語演變下的系統轉變,故此讀詩詞常覺抑揚頓挫,有音義合一,轉音辨義,保留入聲等特性,並非港語學求其舉首《憫農》謂不押韻就可以抹殺的。

即使粵語混合咗俚僚之語,依然保留到呢啲特性,混合滿蒙虜語後既普通話就保留唔到。咁你話邊種語言更接近華夏正統?

港語學又嘗試質疑華夏,指華夏本身亦係非常模糊嘅概念,然後又用嬰兒潮老屎忽的論調,指香港人死守華夏此一糢糊身份,係閉關自守,保守墮落尤如北韓。

古人論華夏,謂「中國有禮儀之大,故稱夏;有服章之美,謂之華」,意即禮樂流播之地。用現代學術概念,約略相等於英語Sinosphere或漢字文化圈。日本學者西島定生提出漢字文化圈包括五點: 冊封體制、漢字、儒學思想、大乘佛教、律令制。習俗上亦有大量相似相通地方。華夏概念,絕不模糊。

香港之興起,雖歸功英國之典章文明,然而民間社會主體為華夏社會,則屬毫無疑問。偏佈香港的各式僑社會社,行業公會,廟會醮會,都秉承華夏民風; 新界圍村遺民,南北行海味店,以至街頭巷尾小店老闆,做生意對待客人也頗有華夏遺風。華夏風俗,從香港開埠之初深入香港華人民間社會,比起偽中產信奉那些薄弱無力的普世價值,誰更似迷信教條同口號?

港語學篇文話近代民族主義傳入亞洲後,東亞各國進行「去中國化」,強調本土性。韓國、越南、台灣有本錢「去中國化」,因為三者有地理上的優勢,幅員夠廣闊,地理上有天然屏障,這些都為香港所沒有 – 香港只係小島而已。

以現實政治觀之,即使香港成功獨立,去華夏化對獨立後既香港係文化競爭同地區防衛方面都係百害而無一利。香港不以華夏正統自居,面對中共這個蠻夷大國即無可恃的文化武器。英國人提供比香港人的只是制度,多於文化。一旦自外於華夏,香港對中國事務即無過問的大義名份。

其實港語學或多或少有啲Freudian Slip,韓國、越南、台灣既路,就係佢地心目中既大道。既然港語學強調香港並非華夏,若要真正「去中國化」,最終必定要學韓國、越南咁,走上拼音文字之路。

將香港同華夏既淵源斬斷,最開心既唔係中共,而係美國。

目前顯性的,對香港自主性構成最大威脅者,當然係中共。至於隱性的,通過民主黨和地產財閥等代理人暗中操盤者,則係美帝。中共之惡易見,美帝之惡不易見。美帝者,spin能手也。將香港塑造成只有淺薄的過去,缺乏深厚文化底蘊之地,方便美國新自由主義長驅直入,任由跨國金融資本將香港當做提款機。

如果你對美國領事二零一零年時支持政改方案,西媒偏頗報道打壓香港人指香港人歧視,任由跨國金融資本當香港係提款機,同民主黨肥佬黎眉來眼去無動於衷,而我指責美國就係黨衛軍,五毛的話,fine,咁我係五毛囉。

宣揚價值中立,任由自由巿場決定分配,各種意識型態從公共領域中退場,高舉自由民主法治等普世價值,堅持文化無分高低的相對主義,正係美國新自由主義攻無不克的絕技。(唔明呢段既唔該去睇睇《正義一場思辨之旅》)排除了華夏淵源,單靠幾十年的香港通俗文化,抵抗中共殖民尚且不能,更遑論係美式新自由主義的對手?韓國人建立民族意識,尚且要杜撰,將端午傳統挪過來為己用,更何況香港乃係堂堂正正秉承華夏傳統的遺民?

經常強調香港人有俚僚百越傳統,OK,咁即管搵個百越神祇神話黎睇睇,如果百越有套獨特既價值體系、倫理觀、人生觀,我洗耳恭聽,幫埋你宣揚香港人文化本源係百越又點話。

講咗咁多,無非係話「華夷之辨」、「香港人秉承華夏傳統」呢啲係香港人手上既文化核彈,不論你主張係港獨、城邦、自治、歸英都好,都不應輕率地隨便丟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