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大江大海去鍛鍊

人生,就係要落水,要去現實既大江大海度鍛鍊。

一日唔落水,你睇一萬本講游水既書都唔會識游水。到真係要落水時,往往過份自信,以為自己泳術了得而溺斃。

讀一大堆經濟學理論,同一大堆馬克思主義歐陸哲學,或一堆子平八字紫微斗數麻衣相法,相同之處係三者皆為抽象知識,單憑任何一項,都不足以應付繁瑣駁雜,泥沙俱下的世情。

理論,係現象化繁為簡既歸納同分析。學識理論,正確態度係以現實世情驗證理論。不知就裡者,往往以現象強行套入理論,試圖讓理論看起來能夠自圓其說,就是中了理論障。

到大江大海去鍛鍊


深陷理論之中總係好過癮,好high的。人一旦陷入理論障,就容易高估自身實力,幻想能以一招走遍江湖,夠讓你到各門各派踢館挑機的精神幻覺。

這種離地既精神體驗,以前經歷過三次: 第一次係中學讀張五常的經濟學,第二次係大學選修社會學,第三次係自學命理占卜。幸好自己係個虎頭蛇尾既人,對理論既熱情總會隨著時間流逝而減退,亦有機 會將理論證諸世情,不致深陷理論障而不能自拔。報章雜誌,書籍網絡之間,目睹陷入理論障者為數不少。正係有人幸有人不幸。

佛家云「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離世覓菩提,猶如求兔角。」人生始終是一步一腳印走出來,多於由空中樓閣由上而下「建構」出來。離地的天空之城,應該只存在於宮崎駿的動畫裡面。

生仔,為了保存一點記憶碎片

這篇文並非要說明甚麼大道理,純粹是一個本地中年男子對於生育問題的心路歷程紀錄。

最近處於相近年紀的親朋輩,紛紛傳來懷孕和生孩子的喜訊。除了例行公事地恭賀一番,並張羅一些嬰兒用品作為賀禮以外,亦難免會回望自己的處境。畢竟到了而立之年,已屆生男育女的年紀。有這種想法,自然離不開父母或同輩,在節日和聚會場合或明或暗的提示和玩笑加諸的無形壓力。然而作為一個處事有自己原則和想法的人,生育問題當然不能單純以一時之快或半推半就順從眾意的方式解決。

對於生育下一代這個問題,很多人的答案是否定的。在這個浮華落盡,前路迷茫的城巿,在這個價值顛倒邏輯混亂的年代,生育下一代彷彿成了不負責任的行為。先有咸豐年代李麗珊的養仔四百萬論,後有高登一眾網民互相訴苦post,似乎無番幾棟物業,幾千萬茄殊,應該選擇自我淘汰劣質基因,以免貽誤後人。人生的失敗者還恬不知恥強行留下後代,生怕含莘養到仔大女大之時,反招怨懟,被譏為現眼報。

當年筆者年少輕狂之時,也曾經有「你生我出黎,又要捱,你辛苦時我又辛苦,為乜?」的詰問,所以很理解這種想法。筆者一度也有不要生下一代的念頭,自己受夠了人世間的苦,不應將生活之害延續下去。「你地為咗一時之快,要我受苦,點解你地咁自私?」對每一個父母而言,就算不是難以反駁的尖銳問題,也是令兩代關係相當尷尬的質問,尤其在這個各種避孕工具皆唾手可得的年代。生之前,要諗諗有一日子女問你這樣的問題時,應如何回應。(話說回來,佛教是否有不鼓勵生育以減少輪迴的說法?有識之士請明以告我。)

生與不生,是很個人的想法﹔至於生活條件好抑或不好,除非是活在貧窮線以下,不然也是很主觀的判斷。有些人認為能夠做到基本供書教學,三餐溫飽,就算是克盡天職﹔有些則要確保至少有層樓留給兒子,好讓兒子上女友家見外母時有雞脾食,才敢生育。就算是所謂基本的供書教學,也不容易︰以現今香港教育體制的扭曲變態,學生家長之間的惡性競爭而衍生的無謂花費,都足夠令不少收入一般的家庭家無餘粟。要為下一代做到哪種程度,歸根結底,還是責任心的問題。過得自己過得人,但求問心無愧的,已是負責任的父母。至於七老八十還要返大陸娶妻的,請你好好放低淫根,知所節制,無謂造業。

小時筆者的家境貧寒,沒甚麼多餘錢去學些游藝,長大後筆者常引以為憾﹔但與此同時,不少當代學子反過來抱怨父母強逼他們每日馬不停蹄上不同的興趣班。不讓子女學多些技能是錯﹔要子女周身刀張張利,以為做對了,到頭來也是錯。做人父母,可謂動輒得咎。怎樣才不算令子女受苦,實在難以拿捏,反正人生無論貧富貴賤,都不免八苦。你我皆在苦海中作樂而已。尋樂不堪苦困,未識苦與樂同,人世皆然。

撇開柴米油鹽,我們談高層次一點的,社會的問題。香港社會的末日氣氛,確實嚇怕了不少年輕伴侶。信心動搖的已在籌謀退路,更不用談甚麼生仔大計。《蘋果日報》等大中華意識強烈的報紙正在有意無意地鼓吹撤退到台灣的楚歌。現在還會去生兒育女的伴侶,不是外國護照已袋袋平安的,就是對香港社會氣氛毫無警覺,還沈醉在玻璃之城幻夢中不理政治的待宰的豬。現在生仔,不正是逆勢而行嗎?

假若全世界所有窮人都走去結紮的話,首先出來反對的,必然是級數最低的有錢人吧。沒有奴隸的主人,那裡還做得成主人?階級制度還是要人類去維持的。但若只有香港人自己斷絕後代的話,解決方案還不容易?以輸入人材、家庭團聚為名,輸入大量劣質蝗民,名之為「新香港人」,則中共殖民和地產霸權皆可千秋萬世。

去到最後,設若經濟條件許可,選擇生還是不生,歸根結底還是先要處理「人生有咩意義?」這種虛無的問題。若果人生為虛無,則糾結於生或不生這個問題無疑是自尋煩惱。去到最後,作出生育的決定,必然是我們想存續一些東西,讓我們的孩子代我們守護一些我們珍而重之的事情。我們即使認為生命有多虛無都好,總會分善惡、辨真假、明美醜,總有自己的習慣和好惡。總有些我們喜歡的東西,有討厭的事物。真善美的事物,人類自然有流傳下去的盼望︰有人想將自己的美貌傳續給下一代﹔有人希望子承父業,好有人繼承遺產,肥水不流別人田﹔當然也有人是出於「不孝有三,無後為大」這條重若千鈞的父母之命︰就算自己都不認為自己的人生有甚麼了不起,也要將血脈流傳下去的原始慾望。因為就算自己的DNA不是最好,人生就算如何比不上別人,也是獨一無二的。

從子女立場出發,將父母的期許加諸子女身上某程度上是很自私的想法,但這是在撫養的過程中的必然。大部份子女成長後的行徑,無論自身如何刻意叛逆或意圖擺脫父母影響都好,不少都殘留著父母行事作風深深的烙印。父母能夠做的,是盡力為子女提供更多的可能性,讓子女有更多選擇的機會。

我自己對於生育問題的答案,係肯定的,因為我的而且確,有想存續下去的東西。筆者作為個人,自己的人生雖然沒什麼了不起,可是仍然有想流傳的事物,那就是我們香港的本土文化。這樣說並非因為自我膨漲,「將自己看得那麼高」,而是守護文化,守護本土,就是有那麼一群人,透過他們的父輩得知香港過去美好輝煌的歷史,秉持著華夏士人的氣節和英倫制度的餘蔭,實實在在地在這個小島上,如常生活。只要記憶不滅,則文明雖或消亡,亦終有日能如火鳳凰般浴火重生。

若果說因為時勢艱難而選擇唔生,然則上上一代經歷抗日,是否應放棄生育?上一代經歷六七暴動、文革和《中英聯合聲明》這一系列動盪,我們的父母為甚麼不放棄?雖然上上一代和上一代在香港的歷史進程中做了很多錯誤的決定,很多以為過往的功業歸於自己的嘴臉也十分討厭,但的確,沒有了他們,也就沒有這個香港。

人生的起伏,歷史發展的交替,往往是呈螺旋形前進,陰晴不定,悲喜交雜。《易.泰卦》九三爻辭云︰「無平不坡,無往不復,艱貞無咎。勿恤其孚,於食有福。」過份的樂觀和悲觀,徒然迷糊了眼前的真象。未戰先降,不符合我的個性。現實的發展固然不容我們自我欺騙地盲目樂觀,但對手未出動到正規軍,只用下三濫的小嘍囉胡鬧一下,就搞得你們棄甲曳兵而走,惶惶不可終日的話,香港人也未免太窩囊了吧。

我對自己孩子的期望,不是要成為甚麼資優兒童,做interview之王﹔更不一定要做專業人士,名成利就﹔更不需要揮著甚麼龍獅旗,做革命志士。我對孩子的期望,就是守護著那點趨於微弱的燭光,保留一些記憶的碎片而已。

寫到燭光,不期然想起這首老餅歌,就貼在下面作為結尾吧︰

開壇緣起

是咁的。話說已經多年無接觸過blog。記得十年前寫blog作為一種玩意初興之時,亦曾經玩票性質開過抒情為主既blog。斯時年輕而少經風浪, 所寫的不過係強說愁既少年情懷,又或係對時局之管窺蠡測。時光荏苒,十年間齒髮漸長,當日寫blog作為流行玩意不再,今日少人講寫blog,現實既香港 人紛紛開個好使好用既微博,更加多係用facebook update status,影住杯Starbucks 咖啡加句「味.咖啡」算數。

十年以來,人生經歷漸長,對時局同事物既睇法大有不同,正如呢個城巿從當年既表面睇起來一切無變到今日敗象漸呈,亦不過十年時間。將近而立之年,面對現實既衝擊已然吃力,有事業家庭要兼顧,而呢一刻我居然對住Microsoft Word打字!莫非中年危機提早來臨?

無他,雖係而立之年,仍對世事睇唔過眼。少年時代既熱血仍在。《Jump》之三寶︰友情、熱血、勝利,可能就係後生果陣浪費無數個小時睇漫畫既最大得著。而好似《銀魂》既長谷川泰三一樣,最後我無可避免地成為一個大叔,一個熱血既大叔。

言歸正傳,點解成三十歲人先再寫blog?學少年漫畫話齋,人生就係不停既戰鬥。而我呢個大叔唔似得高登仔身懷絕技,我既戰鬥工具就只有手上既一枝筆 ―― Sorry,係鍵盤先啱。一個熱血既鍵盤戰士大叔。

弊, 越講越離題。查實呢個blog想講D乜?呢個blog叫做「協紀辨方」。有玩過下術數既巴絲打或者會聽過。簡單黎講,就係一本教人擇吉擇日既書。協紀者, 協調人同天地之間既關係,辨方者,選擇分辨有利既方位行事。而要做到協紀辨方,就先要搞清楚自己係天地宇宙間既位置。比如我呢個大叔黎講,就係處於香港呢 個地方既一名地球人,行年三十。家裡我係一個老公,返工我係公司職員,係老豆老母既孝順仔,最重要係,出生於香港最美好年代既純正香港人。

點 解要協紀辨方?一個唔知自己處境,唔知自己位置既人做事就會進退失據,又或者鍾意自己作D令自己好過既理由呃自己,最終迷失自我,終日活係謊言之中。到最 後我想講既無非係「人貴自知」,「活在真實中」(Live in Truth)。呢個地方依家群魔亂舞既原因,就係太多人連自己係咩人都唔知,連自己身處咩處境亦唔知,所以行事說話一係矯情造作虛偽(譬如話要包容大陸人 既左膠),一係proud of「我不懂政治!」(按︰呢句話個!係精髓,一定唔可以漏),當然為一己私利,鼠目寸光既亦不在少數。大叔身為出生於香港最美好既年代既純正香港人,真 係睇唔過眼。令到每個香港人知道自己係咩人,對自己有自信,肯定自己既存在價值,係我呢個大叔開呢個blog既原因。

ab

當然,到最後或者都係我呢個大叔自說自話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