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主權移交星圖

都有一排無講過啲怪力亂神野。見《本土新聞》貼咗香港主權移交個星盤出黎,即管講兩句。

術數界既江湖傳聞,成日話當年中共忌憚凌晨零時個命盤唔好,但主權移交時間關乎中共國體同面子,絕不可延。於是耍小聰明將將特區政府成立儀式延至丑時,意圖改人事奪天功。可惜證諸主權移交以來多年局勢,則應為凌晨零時之盤無疑。

筆者對占星略懂皮毛,今試用古典占星理論分析星圖,至於具體對應事件諸君可自行附會。

以古典占星理論論之,火土二星為先天凶星,且在主權移交星圖中兩者俱落陷,凶性因而發揮至最強。以宮頭計,土星為十,十一及十二宮主,居一宮。代表主權移交後香港巿民生活困苦,源自統治階層的官商,議會功能的癱瘓和福利制度的崩壞。

hk handover


以整宮制論,木星為福利宮主,星座為雙魚。木星本為先天吉星,但居十一宮落陷逆行則顯露其浮誇不實的一面,居議會宮,代表議會浮誇務虛之風盛行,口講大愛 包容的鄉愿當道,為選票大開方便福利之門。木星又為九宮主,九宮又主高等教育和抽象思考,鄉愿偽善之風瀰漫高等教育界,大愛包容的意識型態盛行,並與議會 之士裡應外合。雙魚主同情心,悲天憫人的「高尚」情操,意指為何,相信一眾本土派看倌可思過半矣。

從議會宮徵象中得益的,為金星,蓋金星遙遙與十一宮宮頭相對,居五宮故也。五宮主娛樂事務,金星居之且位於獅子座之黃道內,金星愉悅之情可見。金星何許人 也? 金星為七宮主,七宮主外事,外國人也。七宮又主旅遊。所謂外國人者,即「其他國家」的人也。咩叫「其他國家」?你懂的。

另一粒凶星火星居七宮落陷,火星為一宮主。代表香港巿民的既為火星又落陷,香港人主權移交後的心情可想而知。火星又為八宮主,八宮主死喪之事,港人在外死亡引發的外交風波,星盤中早有伏線。

以整宮制論,水星為疾厄宮主,受火土夾剋,又被太陽焦傷,太陽又為六宮主。受流年引動,自然爆發瘟疫。主權移交以來沙士流感不斷,自有原因。水星又係新聞界,中小教育和短程交通宮主,九七後香港新聞界,教學水平和港鐵的淪落,有目共睹。

縱觀成個星盤,弊多利少,唯一比較好係二宮經濟宮,月亮躍升於金牛,主流動性高的金融行業有利可圖,月又為四宮主,地產亦當興旺,但四宮內水星嚴重受剋,因而埋伏隱憂。

至於本土派的興起,亦與四宮,月亮,火星密切相關。有趣既係,代表左膠既木星與代表本土派的月亮在盤中相剋。

必也正名

(原載於熱血時報)

人類與強權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 — 米蘭.昆德拉

長期以來,台灣社會對於日本統治台灣的時期的名詞存在極大爭議。一為較中性的「日治」,另一為隱含民族主義立場的「日據」。台灣行政院於7月22日定調所有公文一律使用「日據」,消息指此令是馬英九總統授意。至於教科書的用字則不在此限,但容許出版社自行選擇使用「日治」抑或「日據」。此舉引來台灣獨派反彈,要求教育部長蔣偉寧下台。

最巧妙的洗腦方法,不是令你一眼睇得穿的對著國旗飄揚要流淚呀之類的肉麻表演,而是在譴詞用字上植入某種立場,殺人不見血,洗腦不自知。就以香港人開口埋口早已習以為常的「回歸」為例,本身已是非常成功的洗腦案例。

何謂「回歸」?意即本為某人或某國丟失之物,現在歸還到物主手中。問題就出在這裡︰清廷將香港割讓予英國時,中共這個孽種還不知身在何方,就算做得中共祖師爺的太平天國洪秀全,也是在《南京條約》簽訂後差不多十年才登場呢。算起輩份來,香港算是共產黨的曾祖父輩。香港人口口聲聲叫中共做「阿爺」而臉無愧色,你地親生阿爺都被你地激到由棺材跳番出黎啦。香港直到九七年前都非中共之物,中共從未統治過香港寸地,咩叫「回歸」?

handover

(圖片來源: 朗思製作)

再者,中共從來都並非清朝或者中華民國任何一國的繼承國。法統上,中華民國依然存在,並未滅亡,《南京條約》的正本仍在台北的故宮博物院。國際社會在外交上承認中共而不承認在台灣的中華民國,純粹是基於西瓜靠大邊的現實考慮。將香港交予中共,純是出於英國與中共之間的私相授受,基於國際政治的叢林法則作現實考慮的結果。這筆糊塗帳要認真算起來,必令各方大為尷尬。中共為蒙騙港人,只好用上「回歸」一詞,假裝自己是合法繼承人。

正確的講法是「主權移交」。海外媒體報道中共在香港行使主權,一律用Handover,亦即「主權移交」,而是什麼「回歸」。「主權移交」是描述主權由原宗主國英國轉移到中共的客觀描述,並無夾帶著中共黨史觀。香港人,係時候改口啦。

講番台灣。馬英九雖貴為民國總統,內心卻恨不得台灣馬上跟中共統一。最近在國共兩黨的回函上提及九二共識,引用的居然是中共的版本。也難怪馬總統要在公文上「再中國化了」。對比起描述香港主權移交的「回歸」,「日據」一詞可謂有異曲同工之妙。「日據」除了指日本對台灣的軍事佔據外,亦強烈隱含「原本不屬日本,卻由日本以武力手段佔據」的意思,亦暗含對日本統治台灣期間所作一切貢獻的否定。「日據」一詞,和「回歸」一樣,是帶有強烈主觀,代表某種史觀的用語。按照馬英九的邏輯,大概香港的「英治時代」也要改為「英據時代」了。

「原本不屬日本,卻由日本以武力手段佔據」固然可以斟酌。台灣主權從清廷移交日本,當然是由於清朝在甲午戰爭中的軍事失敗,但割讓台灣的《馬關條約》與《南京條約》一樣,同屬國際條約,在當時是受國際承認,有合法性,並非單純的軍事佔領。因此「日治」時代是較客觀中性的講法。比較香港的三年零八個月時期,以「香港日佔時期」稱之,亦是正確的描述。因為當時日本是純以軍事手段佔領香港,而期間英日兩國並無國際條約將香港主權移交。

人類與強權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主權移交」變成「回歸」,「日治」變成「日據」,改動者必然是想達到某種目的,想引導你向某個錯誤的方向思考。對抗強權,靠的是多一點的執著,多一分的記憶。字字斟酌,絕不無聊。